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在线阅读 第四十五章 (海明威)

丧钟为谁而鸣 - 海明威 最新章节 第九阅读网欢迎您!本站域名:"d9read.net",很好记哦!www.d9read.net 第九小说阅读网
强烈推荐: 罗亭 无名的裘德 质数的孤独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第二十二条军规 好兵帅克 邦斯舅舅 梦的解析 草叶集 战争论 全球通史 物种起源 沉默的羔羊 洛丽塔 十日谈 天路历程 套中人 静静的顿河 茶花女 双城记 悲惨世界 百年孤独 圣经 红与黑 君主论 偷影子的人 少年维特的烦恼 时间简史 饥饿游戏 苏菲的世界 了不起的盖茨比 巴黎圣母院 呼啸山庄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心灵鸡汤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 雾都孤儿 廊桥遗梦 昆虫记 简·爱 基督山伯爵 丧钟为谁而鸣 堂吉诃德 牛虻 最后一个莫希干人

 罗伯特-乔丹骑着上一天早晨他在雪地里第一次看到的那匹大灰马,他觉得夹在他两腿之间、按在双手之下的这匹马十分有力。他穿着绳底鞋,马镫的皮带短了一点;他肩上挎着手提机枪,衣袋里装满了子弹夹,他坐在马上,在一只空子弹夹里重装子弹,缰绳紧夹在胁下,看着比拉尔跨上绑在那匹鹿斑马马鞍上的行李包,拿它当做一只怪样的坐垫。

“看天主面上,把那个玩意儿解下来,”普里米蒂伏说。“你会摔下来的,马儿也受不了啊。”

“住口,”比拉尔说。“我们得用它来过日子。”“太太,能这样骑马吗?”巴勃罗坐在栗色大种马的民防军用马鞍上问她。

“跟卖牛奶的人一样,”比拉尔对他说。“你看怎么走,老伴?”“一直下山,跨过公路,爬上那远方的山坡,到上面较狭窄的地方穿进树林。”

“要跨过公路?奥古斯丁用机布鞋的软鞋跟瞄取那硬邦邦的、没有反应的马肚子,在他身旁拨转马头,这匹马是巴勃罗上一晚搞来的那批中间的。

“不错,老弟。只有这一条路。”巴勃罗说,递给他一根荦马绳。苷里米蒂伏和吉普赛人拿着其余的。

“你愿意的话,昧在最后面,英国人。”巴勃罗说。“我们在高一点的地方胯过公略,不在那机枪的射程内。可我们得分散地走,要赶好多路,然后大家在坡上较狭窄的地方会合。”。”“好。”罗伯特-乔丹说。

他们在树林中下坡向公路边骑去。罗伯特"乔丹就在玛丽亚的后面。他没法在树林中和她并骑。他用大腿在那匹灰马身上轻柔地擦着,接着把稳了马头,跟大家一起朝山下奔驰而去悄悄地穿过松树之间,一路下山,用大腿的动作给灰马作暗示,就象在乎地上用马刺来暗示那样,

“你啊,”他对玛丽亚说,“过公路的时候第二个走。第一个走看来比较危险,其实并不怎么样。第二个走来得安全。敌人总是密切注视着后面的人。”“可是你一”

“我会出他们不意地跨过去的。不会出什么问题。在队伍中间的位置最危险。”

他望着巴勃罗骑在马上,毛茸茸的困脑袋缩在肩膀上,肩上挎着自动步枪。他望着比拉尔,她光着头,肩膀宽宽的,双脚钩住了行李,两膝比大腿还髙。她回头望了他一眼摇播头,

“你赶到比拉尔前面再跨公路,罗伯特,乔丹对玛丽亚说。树林越来越稀琉了,他穿过树木之间见到下面猓色的桕油路,和路对面绿色的山坡。我们到了涵洞的上面,他明白,剛好在公路陡的朗下拐的高地的下方,公路从那里笔直地通到桥头,我们的位置在桥的上方八百码左右。如果揶小坦克开到了桥头,我们仍旧在它的菲亚特机枪射程之内。

“玛丽亚。”他说。“在我们跨公路登上山坡前先赶到比拉尔前面去。”

她回头望着他,但不说话,他并不盯着她,只看了她一覼,想弄明白她是杏会意-明白了吗,他问她。她点点头。

“赶到前面去,”他说。她摇摇头,“赶到前面去。”

“不。”她转身摇摇头,对他说。“我按照规定的次序赶路。”正在这时,巴勃罗猛的把两只马剌扎进那大茱色马,一头冲下最后那段铺着松针的山坡,跨过公路,马蹄铁砰砰作声,火星四进。其他的人银在他后面,罗伯特-乔丹看到他们穿过公路,蹄声哒哒地爬上那绿色的山坡,听到桥邳边哨起了机枪射击声。接着是一声嘘一轰隆一砰!这一声“砰”很清脆,爆裂声引起了回响,只见山坡上进起一小股泥土,伴着一阵灰色烟雾。嘘一轰隆一砰!又响了一次,那噱声象发射火箭的声音,山坡上又进起了一股泥土,比第一次远些。

吉普赛人在他前面被阻在路边,隐蔽在最后几株树中间他望望前面的山坡,然后回头来望罗伯特-乔丹。

“往前冲,拉斐尔,”罗伯特,乔丹说。“快跑,伙计1”吉普赛人抓着牵马绳,那匹驮马在他背后用脑袋把绳子细得紧紧的。

“放开驮马,快跑”罗伯特、乔丹说。他看到吉普赛人抓着牵马绳的手伸在身后,越伸越高,似乎要不知多少时间才能松手似的,伺时用脚跟朝他坐骑肚子上一扎,那绳子绷紧了,接着掉下地去,他就穿过了公路。当吉普赛人穿过那坚硬的黑色公路时,罗伯特-乔丹用膝盖抵着那匹返身向他撞来的受惊的驮马,他听到吉普赛人骓上坡时马蹄的得得声。

嗖嗖嗖一轰隆1炮弹顺着低乎的弹道飞来,他看到吉普赛人面前的地上进起一小股灰黑色的泥土,吉普赛人象头奔跑着的公猪般躲闪。他望着吉普赛人奔驰,这时慢悝地登上那绿色的长坡,炮弹掉在他身前身后,他跑到一层山岩下面,和其他人会合在一起了。

我没法带上这匹该死的驮马,罗伯特奍丹想。然而,我巴不得让这婊子养的待在我的右边。我要让它挡在我和他们正在使的那门四十七毫米口径小炮的中间。天哪,我无论如何要把它带到那边山坡上去。

他拍马跑到驮马跟前,一把抓住了马勒,然后拉着邇绳,在树林里向公路上段的方向骑了五十码,那驮马在他身后一路小跑。到了树林边,他顺着公路望那辆卡车后面的桥。他看到敌人出现在桥上,桥后公路上一片交通堵塞的样子。罗伯特1乔丹朝四下望望,终于见到了他要找的,就伸手从松树上折下一根枯枝。他放开马勒,把驮马慢慢地赶到朝公路下斜的山坡上,接着用树枝狠抽马屁股。“跑呀,你这个婊子养的。”他说。驮马穿过公路,跑上山坡的时候,他把枯技扔了过去。树枝打中了马,那马快跑起来了。

罗伯特-乔丹朝公路上段又骑了三十码再往前去略边的山坡太陡了。那门炮还在射击,发出火箭觖的嘘嘘声,接着轰隆、砰,进起了泥土。"跑呀,你这个法西斯的大灰杂种,”罗伯特?乔丹对自己的马说,逼它从斜坡上直冲下去。他到了媒天的公路上,马蹄踩在非常坚硬的路面上,使他的肩膀、脖子和牙齿都感到震动。他跑上平坦的坡地,马蹄在地面上镫踩、扣击、伸展、腾跃、疾走。他隔着山坡俯视那座桥,在新的角度下呈现出一幅他从未见过的图景,桥的镅面展现在眼前,不畀是从一躲望去的样矛,中央是断口,背后的公路上是那辆小坦鬼,小坦克后面有一辆大坦克,坦克上的炮这时象镜子般倏辟巧出明亮的金光,刺耳的炮声划破了天空,简直就象打在那伸在-审前的灰马脖子上面。山坡上腾的进起一股泥土,他急忙转过头字他前面的驮马远远地跑在右面,步子慢下来了罗伯特-乔丹疾驰着,头镦微转向那桥,看到一列卡车停在拐角的后面,由于他正在向高处骑行,那里的情景显得清清楚楚,他看到耀眼的黄光带来了紧接着的嗖嗖声和轰隆声,炮弹打得太近,没有击中目标,但他听到迸起泥土的地方飞出弹片的声音。

他看到他们全在前面树林边注视着他,就说。”快跑呀,马儿”他感到这匹大马的胸晡由于山坡越来越陡而大起大伏,看到面前伸展着的灰脖子和一双灰耳朵,就伸手拍拍那汗湿的灰脖子,回过头来望桥,看见一辆笨重、低矮、漆成土黄色的坦克在公路上倏的发出‘道闪光,接着他并没有听到嗖嗖声,只听得象锅炉炸裂似的砰的一声带有辛辣火药味的爆炸声,就被压在灰马身体下面,灰马踢着腿儿,他呢,竭力想从重压下脱出身来。

他能够动弹。他能够向右边挪动。然而当他向右边挪动的时候,左腿却依旧完全压在马身下,动弹不得。仿佛左腿上多了一个关节,不是股关节,而是另一个横向的铰链般的东西。他这才明白是什么回事,就在这时,灰马用膝盖抵着地面爬起身来,罗伯特‘乔丹赶忙把右腿一甩,蹰掉马镫,从马鞍上浪下来,搁在地上,伸出双手去祺乎摊在地上的左腿,摸到了锋利的折脊和紧贴在上面的肉。

他-木多觭在马肚子下面,他看到马的肋骨起伏着。”拖坐着的地方,草是绿茵茵的,草间还开着野花,他相頃,山坡下的公路、桥、河谷和对面的公路,看到了那辆坦克,等待,“来一道闪光。闪光差不多立刻出现了,这次又没有嗖嗖声,就在这着烈性炸药气妹的爆炸之中,土块四溅,弹片呼呼飞射;他看到妹夫灰马静悄悄拖在他身旁坐下来,仿佛是马戏团里的马接表演。他再望望坐在那儿的马,听见它在垂死呻吟。

接着苷里米蒂伏和奥古斯丁架起他的胳臂,把他拖上最后一段山坡,那条断了骨头的腿一路随着坡地的起伏而上下摆动。有一次,一枚炮弹紧挨着他们的头顶嗖地一声飞过去,他们丢下了他,卧倒在地,伹只有泥土撒在他们身上,弹片嘘嘘地飞到了别处,他们就又把他扶起来。于是他们把他拖上山去,隐蔽在拴马的树林中一条长沟里,玛丽亚、比拉尔和巴勃罗站在他身旁,低头望着他。

玛丽亚跪在他身旁说。”罗伯托,你怎么啦?”他大汗淋漓地说“左腿断了,漂亮的姑娘。”“我们会包扎好的。”比拉尔说。”你可以骑那四马,“她指指一匹驮着行李的马。“把行李卸下来。”

罗伯特-乔丹看到巴勃罗在摇头,便对他点点头。“你们走吧。”他说。接着他说,“听着,巴勃罗8你过来。”。勃罗弯腰把淌着条条汗水的胡子拉碴的脸凑近他;罗伯特-乔丹闻到了巴勃罗浑身的臭气。

“让我们单独谈谈。”他对比拉尔和玛丽亚说。“我得跟巴勃罗谈谈,”

“痛得厉害吗?”巴勃罗问。他弯下腰凑近罗伯特"乔丹,“不我看是神经给压断了。听着,你们走吧。我不行了,明白吗?我要跟那姑娘谈一会。等我说把她带走,就把她带走。她不会愿意走的。我只要跟她谈一会儿。”“时间确实不多了,”巴勃罗说。“那当然啦。”

“我想你还是到共和国去的好,”罗伯特‘乔丹说。“不。我主张到格雷多斯山区去。”“你好好考虑考虑,“

“现在跟婢谈谈吧,”巴勃罗说,“没有多少时间了英国人,你受了伤,我很难受。”

“既然已经受了伤一”罗伯特-乔丹说,“我们别谈这个了。可你得考虑考虑,你是很有头脑的,用用头脑吧。”

“我哪会不用?”巴勃罗说现在快谈吧,英国人。没时间了。”巴勃罗走到最近的一棵树下,望着山坡下面、山坡对面以及河谷对面的公路。巴勃罗看到山坡上的灰马时,脸上鳟出了真正的谀丧,这时罗伯特-乔丹背靠树干坐着,比拉尔和玛丽亚跟他在“起。

“把裤腿割开好吗?”他对比拉尔说。玛丽亚蹲在他身边,她不说话。阳光照在她头发上,她的脸抽搐得象小孩儿临哭前的模样。但她没哭。

比拉尔拿出刀来,在裤腿上从左袋下面一直划到底。罗伯特-乔丹用双手展开划开的裤腿,望着那一截大腿。在股关节下十英寸处,有“个突起的紫色肿块,象只尖顶的小篷帐他用手指換摸,能摸到折断的大腿骨紧顶着皮肉。他的腿弯成一个古怪的角度。他拾头望着比拉尔。她脸上媒出的表情和玛丽亚的一样。

“你走开,”他对她说。

她垂下头走了,一句话也没说,也没回头望一眼,罗伯特-乔丹看到她的肩膀在颤动。

“漂亮的姑娘。”他对玛丽亚说,握住她的两只手。“听着。我们不到马德里去了一”她这时哭了。

“不,漂亮的姑娘,别哭,”他说。“听着,我们现在不到马德里去了,可是不管你到嗛里,我总踉你在一起。明白吗”她不说话,双臂搂着他,头挨在他脸颊上,……

“好好听我说,兔子,”他说。他知道时间紧迫,他在拚命出汗,然而这话必须说一说,让她明白。”“你就要走了,兔子。然而我将和你在一起。只要我们俩有一个人活着,就有我们两个。你明白吗?”

“不,我和你一起留下来。”

“不,兔子。我现在要干的事只能由我一个人来干。有你在身边,我干不好。要是你走了,那么也就是我走了。你不明白这个道理吗?不管有我们中间哪一个,就是有我们两个。”“我和你一起留下来。”

“不,兔子。听着。”人们不能一起干。人人都得一个人干。可要是你走了,那么也就是我跟你走了。这样,也就是我走了。你现在愿意走了,我知道。因为你心地善良。你现在将为我们俩走了。”

“可是我留在你身边要好些她说。“我觉得这要好受些。”

“是的。所以你走就是帮我一个忙。只有你做得到,就帮我一个忙吧,

“可你不明白,罗伯托。亭怎么办呢?离开了你,我更难受。”“当然。”他说,“这使你-难受。可是现在我也就是你明。”她不说话。

他望着她,他汗流不止,这时他说话所作的努力要比他一生中所作的任何努力更艰苦。

“现在你会为我们俩走了,”他说。“你不能自私,兔子-你必须尽自已的责任。”她摇摇头。

“你就是我明。”他说。“你一定感觉到了这一点,兔子。”

“龟子,听着,”他又说。“这样,我真的也走了。我向你翹”她不说话。

“你现在明白了,”他说。”我看得很清楚。你现在愿意走了。好。你现在就要走了。你说过你愿意走了。“她没有说什么。

“我谢谢你了。你好好地快快地走得远远的,我们俩一起走,你就是我们俩。把你的手放在这里。头低下来。不,把头低下来。这就对了。我把我的手放在这儿。好。你真好。别苒想了你在做你该做的事情。你听话啦。不是听我的,而是听我们俩的。你包含了我。你为了我们俩走。真的。你走,就是我们俩走。这我向你保证。你真好,愿意走,你真善良。”

他向巴勃罗歪了一下头,巴勃罗从树旁不时望望他,这时走上前来。他用大拇指向比拉尔做个手势。

“我们下一次到马德里去吧,兔子,”他说。“真的。站起来走吧,这样就等于我们俩一起走。站起来。明白吗?”“不。”她说,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他这时仍然平静地讲着遒埋,但带着极大的权威。“站起来,”他说。“你现在也就是我。你是我将来的一切。站起来。”

她哭着,低着头,慢慢地站起身来。接着她突然扑倒在他身边,他说。”站起来,漂亮的姑娘,”她才慢悝地、疲乏地又站起身

比拉尔握住了她的胳臂,她站在那儿。“咱们走吧。”比拉尔说。

“你需要什么吗,英国人。”她望着他,摇摇头參5……

“不要,”他说,继续对玛丽亚说诘。“別说再见,溧亮的姑娘,因为我们不是分离。格雷多斯山区是不错的。走吧,好好走吧。不,”比拉尔扶着那姑娘走去的时候,他仍然平静地在讲道理,“别回头。把你的脚踩上马镫。对。踩上去吧。扶她上马。”他对比拉尔说,“帮她跨上马鞍。跨上去吧。”

他冒着汗,转过头去俯视山坡,然后回头望着那姑娘坐在马鞍上,比拉尔就在她身边,巴勃罗紧跟在后面。“现在走吧,”他说。“走吧,“

她又要囿过头来望。“别回头。”罗伯特-乔丹说。“走吧,“巴勃罗就用缚马腿的皮带抽了下马屁股,玛丽亚似乎想从马鞍上涫下来,但比拉尔和巴勃罗紧挨着她醣蓍,比拉尔抓住了她,三匹马跑出沟去。

“罗伯托,”玛丽亚转身叫晡。“让我留下来1让我留下来”“我和你在一起。”罗伯特’乔丹大叫。“我和你在一起了。我们俩“起在那儿。走啊1”接着他们在沟里拐了弯,就不见了。他汗水湿进全身,什么也不望。奥古斯丁站在他身旁。

“你要我枪杀你吗,英国人?”他弯腰凑近着问。“要吗?没有

“用不着,”罗伯特‘乔丹说。“走吧。我在这儿很好。”“我操他的袓宗!”奥古斯丁说。他在哭,哭得看不清罗伯特、乔丹的模了。“保重了,英国人

“保重了,老伙计,”罗伯特‘乔丹说。他这时在望出坡下面。“好好照顾那短头发丫头,行吗?”

“没有问题。”奥古斯丁说。“你彌要的东西都有了吗?”

“这支机枪的子弹不多了,就留给我吧,”罗伯特、乔丹说。“你反正弄不到子弹了。另一支和巴勃罗的那一支都弄得到。”“我把枪筒通清了。”奥古斯丁说,“你跌倒的时候,枪口插进泥土里去了,“

“那匹驮马怎么了?”“吉普赛人把它逮住了。”

奥古斯丁骑上马背,但他不愿走。他在马上向罗伯特“乔丹靠着的树边弯下腰来。

“走吧,老伙计,”罗伯特-乔丹对他说。“这样的事儿,在战争中多得很,“

“战争是个臭婊子,”奥古斯丁说。“是呀,伙计,是呀。可你走吧。”“保重了,英国人。”奥古斯丁握紧了右拳说。“保重了。”罗伯特‘乔丹说。“你走吧,伙计。”奥古斯丁调转马头,右拳向下一挥,这一挥仿佛是对战争的又一声诅咒,他就跑出沟去。其他人早已不见了。跑到这林间的小山沟的拐角上,他回头挥挥拳头。罗伯特‘乔丹也挥了挥手,接着,奥古斯丁也消失了。……罗伯特-乔丹从绿茵茵的山坡上向下望着公胳和桥。他想,我这样也不好算坏。现在还没有必要冒险翻过身来俯卧,使伤口紧贴地面,而且我这样可以望得更清楚些。

由于这一切,由于他们的离去,他感到空虚,疲箴,衰竭,嘴里发苦。得啦,事情终于到了尽头,没有什么问翅了。不管以往的一切如何,不管未来的一切会怎么样,对他来说,再也不存在什么问题了。

如今大家都。离去,他一个人背靠着一棵树。他俯视着面前那绿茵茵的山坡,看到被奥古斯丁枪杀的那匹灰马,再颳着山坡一食望到下面的公珞,和路对面覆盖着树木的田野。接着他望那座桥和桥对面的公路,注视着桥上和公路上的动静。他这时看到那些卡车全开到了下段公路上,灰色的车身在树林中显餺出来。然后他回头望着那从小山上通下来的上段公路。他想敌人马上就了。

比拉尔会比任何人更好地照頑她。这个你知道。巴勃罗一定有个行得通的撤退方案,杏则他不会这么干。他不必为巴勃罗担心。想玛丽亚没有好处。要相信你对地所说的那一席话。那是最好的办法。谁说这不是真话?不是你。你没说这不是真的,同样你也不会说巳经发生的情況根本没有发生过。还是坚持你自己的信仰吧。别弄得冷嘲热讽的。时间太短促,你才把她打发走。每个人都尽力而为。你不餌替自己做什么了,但也许祢能为别人出点力。嗯,这四天我俩真走运。还不到四天哪。我当初到这里的时候是下午,而今天可挨不到中午了。一共还不到三天三夜。他说,要说得确切,相当确切。

他想,我看你还是卧倒的好。你还是好歹安顿好一个位置,这样能干点什么,而不要象个二淹子似的在这棵树上靠着。你的运气着实好。比这种事更糟的多着哪。不是这天就是那天,这是每个人的必由之路。一旦明白了这是你的必由之路,你躭不窨怕了,对不对?不害怕了,他说,真的。还算走运,神经被压断了。我简直感觉不到骨折地方的下面还有半截腿儿。他摸祺臌的下半截,好象它不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似的。

他又望望山坡下面,心想,唯一的遑埔是我将离开这个世界。我非常不愿意离开这个世界,但愿我在世上做过了一些好事,我用自己有过的才干尝试过。你是说现有的,而不是有过的才干-好吧,现有的,

我为自己信仰的事业已经战斗了一年。我们如果在这儿获胜,在每个地方就都能获胜。世界是个美好的地方,值得为之战斗,我多么不愿意离开这个世界啊。你狠走运,他对自己说,你度过了这样美好的一生。你度过的一生和你祖父的一样美好,虽然时间没有他的那么长。凭着最后的这几天,你度过的一生比谁的都不差。你这样走运,没什么可抱怨的了。然而我希望能有什么办法把我学到的东西传给后人。天啊,我最后阶段学得好快啊。我想跟卡可夫谈谈。他在马德里。就在那些山头的后面,在山坡下的平原对面。从灰色的山岩间下去,穿过松林、石南和金雀花丛,越过高高的黄土髙原,你能望到它豪立着,洁白而美丽。这一彘就象比拉尔讲的屠场前那些喝血的老太婆一样真实真实的事情不止";件。件件都是真实的。好比飞机,不论是我们的还是故人的,‘样都是美丽的。美丽,真是活见鬼,他想。

你宽宽心吧,他说。趁你还有时间,翻过身来吧,且悝,有“件事,你还记得吗?比拉尔的手相?你信这种无稍之谈吗,“不,他说。一切都应验了还不信?不,我不信这一套。今夭清早炸桥之前,她是一番好意。她担心我也许会信它。可是我不信。不过地信。这种人能看到未来。或者说能预感到什么,象只擄鸟猎犬。这种超感觉的特异功能,你怎么说?她满嘴粗话,你怎么说?他想,她剐才不愿埤再见,因为她知道,如果说了再见,玛丽亚决不肯走,这个比拉尔呀。你该黼过身来了,乔丹。但是他不思意这么橄。

那时他记起了后裤袋里的小酒瓶,就想5我好好喝一点这种烈酒,然后来试试。他伸手去摸,却没有摸到。他觉得异常孤独,因为他知道,甚至连酒也喝不到了。他说,我还指望靠濟来壮胆呢?

你看是不是巴勃罗拿的?别蠢了,一定是在挢上弄丢的,“算了吧,乔丹。”他说。“快翻身吧。”

接着他用两手抓住左腿,用力拉着,把它向另一条腿靠拢,同时把靠在树上的上半身横在树边。他平躺着,用力拉着腿,免得折骨的一端翘起来,截硖大腿。他拿屁股做支点,慢禪地转身,直到后脑勺朝着山下。接着两手抱着朝山上方向的断腿,他把右脚底放在左脚背上,使劲抵住,同时大汗淋漓地翻过身来,使脸和胸膛朝着地面。他用胳膊肘支撑着上半身,靠双手拉和右脚朝‘边使劲地推,使左腿直朝后伸,弄得大汗淋滴,但事情办成了,他用手指換摸左腿,没有出问题。折骨的端并没有戳硖皮肉,而是深深地嵌在肌肉里。

那匹该死的马倒在腿上的时候,他想,大神经一定当真给压断了。腿的确一点儿也不痛。除了刚才拥身时有些动作才使他觉得痛,那是因为折骨挤压着旁边的肌肉了。你明白了吗?他说。你明白运气好在什么地方吗?你根本不裔要烈湎。

他伸手拿起手提机枪,拉出插在弹仓里的空子弹夹,从口袋里掏出子弹夹,扳开枪机,望望枪简里面,卡嗒一声把子弹夹装好,然后眺望山坡下。也许要等半小时,他想。现在宽宽心吧,接着他望望山坡,望望松林,他试图什么也不想。他望望那条河流,他想起了在桥下凉颼飕的阴影里的情聚。但愿敌人就来吧,他想。我不希望敌人到来之前自己先神智不清。

遇到这种事,你看鼉种人比较心里坦然些?有宗教信仰的人还是正视现实的人?宗教使人们得到很大的安慰,然而我们知道,实在也没有什么可怕的,糟的只是缺乏信念。死亡只有在拖了很久才来临,并且痛苦得使你丢人的时候才是糟的。你走运的地方就在这儿,明白吗?你既不会拖得很久,也不痛苦。他们已经撤走了,真是好事。他们既然撤走了,现在这事我就“点也不在乎了。我是说撤走的情形真好,确实了不起。如果当初他们全都散布在山坡上那匹灰马附近,那情况就大不相同了。或者我们全给困在这山上等待敌人出现,那就大不相同了。不。他们撤走了。他们到别处去了。要是这次进攻成功了该有多好。你要什么呀,“什么都要。我什么都要,给我什么我都接受。要是这次进攻失利,另一次会成功的。我根本没注意飞机什么时侯飞回来的。上帝呀,幸运的是我总算把她打发走了。”

我很想跟祖父谈谈这次经历。我敢打铕他决不而要到敌人后方去找到了自己人来干这种事。你怎么知道呢?他也许干过五十次。不,他说。说得确切些吧。这样的事谁也不会干过五十次。没人干过五次。象这样的事也许谁都没有干过一次。什么话1人家“定千过的。

但愿敌人现在就来,他说。但愿他们立刻就来,因为腿开始发痛了。一定是肿的关系。

我们干得满顺手,这时却碰上了坦克,他想。不过,幸亏我在桥下的时候坦克没来。一件事出了差错就势必引起不良的后果。人家给戈尔兹发出命令知时候,你就倒了霉。你知道后果如何,说不定比拉尔感到的也就是这一个。不过今后我们会把这种任务安排得好得多。我们应当有轻便的短波发报机。是啊,有很多东西是我们应当具备的。我还应当带一条备用的腿儿来。

他想到这里,苦笑起来,又菅起汗来,因为摔倒时被茧坏大神经的腿这时痛得厉害。舸,让他们来吧,他说。我不愿意和父亲一样自杀。我完全可以这样做,可是巴不得不必这样做。我反对这样做申别考虑这个了申什么也别想了。但愿那帮杂种就朵吧,他说。我多么希望他们来啊。

这时他的腿痛得不行了。他皤身之后,由于伤口肿大,疼痛突然开始了,他就想。”也许我该自杀了。我看要我忍住痛是不太行的。听着,要是我现在自杀,你不会误解我,对吗?你在跟谁说话啊?没人,他说。我看是祖父吧。不。没人,去他妈的,但愿他们就来吧。

听着,也许我菲自杀不可,因为,如果我昏过去什么的,我就一点用处也没有了;如果他们使我苏醍过来,他们会问我很多很多问题,酷刑,拷打,什么都干得出来,那就不好,“。最好是别让他们干这些事情。那么干吗不马上就自杀,了结这一切呢?因为,哦,你听,是啊,你听,诖他们马上来吧。

你干这‘个是不太行的,乔丹,他说。干这一个是不太行的那么谁干这一个行呢?我不知道,我现在也真不在乎了。可你是不太行的。这你说对了。你是根本不行的。唉,根本不行,根本不行啊。我想现在满可以自杀了,你说是不是?

不,不是。因为你还有些事可以倣。只要你知道要干的是什么事,你就得干。只要你没忘记要干什么事,你就得等着干。来吧。让他们来吧。让他们来吧。让他们来吧!

想想走掉的人吧,他说。想想他们穿越树林,想想他们越过小祺,想想他们骑马踏过石南丛,想想他们爬上山坡,想想他们今夜乎安无事,想想他们彻夜赶路,想想他们明天躲蔽起来,想想他们吧,他妈的,想想他们吧。他说,我能够想到他们的就只有这么多。

想想蒙大拿吧。我没法想。想想马德里吧。我没法想。想想喝一口凉水吧。着啊-那就跟喝凉水一样。象喝二口凉水。

你在礦自己啦。什么感觉都不会有的。就是那么一回事。什么都不会有的。那就自杀吧。动手吧。马上动手。现在确实可以动手了动手呀,马上动手吧。不,你得等待。等待什么?你很清楚。那就等待吧。

我现在不能再等待了,他说。要是再等待下去,我要昏过去了。我知道,因为我已经觉得有三次要昏过去,我熬了过来。我确实熬住了。再以后我就没有把握了。我想是你大腿骨折断的地方周围在内出血。尤其是刚才转动了身体。这使伤处肿大了,使你衰弱,使你开始感到昏眩。现在确实可以动手了,真的,我跟你说,行了。

如果你等着,哪怕能顶住他们一会儿,戎者只要千掉那个军官,一切就不同了。一件亊情干得好,会使一

好吧,他说。他十分安静地躺着,竭力坚持着,因为他觉得生命在悄悄离去,就象你留意到有时雪从山坡上开始悄悄融化—样。他这时静静地说,那就让我坚持到他们来吧。

罗伯特-乔丹的运气仍然很好,因为正在这时,他看到醣兵队从树林里跑出来,跨过公路。他注视着他们胞上坡来他看到有个骑兵在那匹灰马旁边停下,对朝他骑来的军官呼喊。他注视着他们俩低头察看那匹灰马。他们当然认得这匹马。打上一天清滕以来,这匹马和它的主人就失琮了。

罗伯特,乔丹看到他们在山坡上,踉他离得很近,他看到坡下的公路、桥和桥对面那几长列车辆。这时他全神赏注着,对这一切久久地望了!他接着仰望着天空。天上是大块大块的白云。他用手掌摸摸身边的松针,摸摈身前的松树的树皮。

接着他把两只胳膊肘掸在松针地上’尽量销得舒腹一些,手提机抢的枪口靠在松树树干上,郞军官顺着游击队留下的马蹄印策马小跑而来,要经过穸伯特乔丹埋伏处下面二十码的地方。隔着这距离打枪,不会有什么问题。这军官就是贝仑多中尉。一接到关于下面那哨所遭到袭击的消息,他们就奉命从拉格兰哈赶来。他们兼程前进,然后不得不迅速调回头去,在上游髙处跨过河谷,从树林里绕过来,因为桥梁被炸掉了。他们的马汗淋淋的,嗤着大气,他们不得不逼着马儿小跑。

贝仑多中尉生视着那条马蹄印,策马而来,瘦削的脸严峻庄重。他左臂弯里的手提机枪横搁在马鞍上。罗伯特“乔丹伏在树后面,小心谨慎地控制着自已,免得双手发抖。他等待着这军官来到松林边第一排树和绿茵茵的山坡相会的地方,那儿照耀着阳光。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抵在树林里的松针地上怦仵地跳。

上一篇: 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在线阅读 第四十四章 --返回目录:丧钟为谁而鸣 -- 下一篇: 《丧钟为谁而鸣》经典名句摘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