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在线阅读 第四十四章 (海明威)

丧钟为谁而鸣 - 海明威 最新章节 第九阅读网欢迎您!本站域名:"d9read.net",很好记哦!www.d9read.net 第九小说阅读网
强烈推荐: 罗亭 无名的裘德 质数的孤独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第二十二条军规 好兵帅克 邦斯舅舅 梦的解析 草叶集 战争论 全球通史 物种起源 沉默的羔羊 洛丽塔 十日谈 天路历程 套中人 静静的顿河 茶花女 双城记 悲惨世界 百年孤独 圣经 红与黑 君主论 偷影子的人 少年维特的烦恼 时间简史 饥饿游戏 苏菲的世界 了不起的盖茨比 巴黎圣母院 呼啸山庄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心灵鸡汤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 雾都孤儿 廊桥遗梦 昆虫记 简·爱 基督山伯爵 丧钟为谁而鸣 堂吉诃德 牛虻 最后一个莫希干人

 “噜,我只不过问问会不会炸得这么远,我好在树干后面好好躲起来。”吉普赛人说。

“就这样躲着吧,”比拉尔对他说。“我们杀了多少人?”“我们干掉了五个,这里千掉了两个。你不见远远那头有一个?朝桥那边望。见到岗亭吗?瞧!见到吗?”他指着。“还有,巴勃罗在下面收拾那八个人。我替英国人守望过那个哨所。”

比拉尔哼了一声,接着她大发雷霪,硖口大骂,“这个英国人怎么啦?跑到桥下面去他妈的干什么了?那么磨磨蹭蹭的!他在修桥还是炸桥啊?”

她伸出脑袋,向鱒在下面石路标后面的安塞尔莫望去。“嗨,老头子”她喊道。“你的英国人在旃什么鬼名堂?”“耐心些,婆娘,”安塞尔莫对上面大声说,轻而稳地握着电线。“他就要干完啦。”

“他花了那么多时间,在玩什么把戏?”“这是细活。”安塞尔莫大声说。“这事很有学问。”“我搡他妈的学问,”比拉尔对吉普赛人发火了。“叫这个脏脸小子赶紧把桥炸了算啦。玛丽亚”她声如洪钟地向山上喊着。“你的英国人一”她对想象中乔丹在桥下的作为滔滔不绝地骂了-阵。

“你静静,婆娘。”安塞尔莫在公路那边大声说“他干的活可不简单。他就要完事啦。”

“真是活见鬼,”比拉尔怒气冲冲地说。“要紧的是快正在这时,大家都听到巴勃罗已拿下的哨所那边公路上晌起了枪声。比拉尔停止了谩骂,倾听着“哟,”她说,“啊哟哟。真来啦。”

罗伯特‘乔丹一手把漆包线卷递上桥面,随后从下面爬上来,他也听到了枪声。他双膝抵在铁桥边,两手撑在桥面上,听到下面拐弯处响起了机枪声。这和巴勃罗的自动步枪的声音不一样。他站起来,探出身去,把漆包线卷绕过桥架,开始侧着身子沿桥倒退着走,一边放线。

他听到枪声,边走边觉得这声音直穿心窝,仿佛就在自已的横膈膜上回响宥。他走着走着,枪声越来越近了,他回头望望公路拐弯的地方,伹是仍然看不到任何汽车、坦克或人。他朝桥头走了一半路,仍然不见动静。他走了四分之三的路程,电线放得很顺利,没有被什么东西缠住,但路上仍然不见动静。他把拉着电线的手伸出桥外,不让它勾住桥架,爬者绕过岗亭的后面,仍然不见动静。他走上了公路,但对面公路上仍然不见动静。接着他迅速地顺着公路外侧山洪冲成的小沟倒退着走,就象棒球外野手倒退着接飞远的髙球一样。他始终绷紧着电线,这时差不多到了安塞尔莫躲着的石路标对面,但桥对面仍然不见动静。

他接着听到公路上段开来一辆卡车,他回头看到它刚开上桥头那长长的坡路。他把电线在手腕上挽了一颶,对安塞尔莫大喝一声炸桥"他站稳脚跟,身体使劲往后仰,猛拉绕在手腕上的绷紧的电线,这时,后面传来卡车的声音,前面是躺着那死哨兵的公路、长桥和对岸那段仍旧空荡荡的公路。接着轰隆“响,桥的中段骞地飞入空中,犹如浪花飞溅。他感到爆炸的气浪扑面而来,就一头扑倒在布满鹅卵石的小沟里,双手紧紧护着头。他的脸紧貼在鹅卵石地上,炸飞的桥落下来,落在原来的地方,一片带着熟悉的辛辣气味的黄色烟雾向他滚滚而来,钢铁碎片开始象雨点般落下来。

钢铁碎片落定之后,他还活着,他抬头望对面的桥。桥的中段已炸掉了。桥面上散布着边缘参差不齐的钢铁碎片,新炸裂的断口亮闪闪的,公路上也遍地都是。那辆卡车停在离桥一百码左右的地方。司机和同车的两个人正向一个涵洞奔去。

费尔南多仍然背靠山坡躺着,他还在呼吸。他的两臂直挺挺地垂在两侧,两手松幵。

安塞尔莫脸向下,伏在白色的石路标后面。他的左铸曲在脑袋下面,右臂向前直伸。他右手腕上仍然挽着那围电线。罗伯特、乔丹站起身来,跨过公路,跪在他身旁,看到他确实已经死了。他没有闻过?“体来看什么地方被铁片击中了。他死了,没法可想了。

罗伯特-乔丹想。”他死了,个子显得真小明。他个子显得很小,头发灰白,罗伯特,乔丹不禁想:他个子真是这么小,我就弄不明白他怎么扛得动那么大的背包。他接着看到安塞尔莫灰色紧身牧人裤里的大腿和小腿肚的轮廓,绳底鞋的破鞋底。他拾起安塞尔莫的卡宾枪和那两只实际上巳空无一物的背包,又走过去拾起费尔南多身旁的步枪。他一脚踢开略面上一块钢铁碎片。接着他把两支步枪挎在肩上,握住了枪筒登上山坡,进入树林。他没有回头看,甚至也没有向桥对面的公路望望。他们还在桥下拐弯处打枪,伹他这时一点也不理会了。

梯恩梯炸药的烟雾使他咳起嗽来,他还觉得身子内外都麻木了。

他把一支步枪放在伏在一棵树后面的比拉尔身边。她望了望,看到这一来她又有三支步枪了。

“你这儿太髙,”他说。“你看不到公賂那头有一辆卡车。他们以为是飞机炸的。你不如躲得低一点。我跟奥古斯丁下去掩护巴勃罗。”

“老头子呢?”她盯着他的脸问。

“死了,“

他又剧烈地咳起来,朝地上吐口水,

“桥巳经炸掉了,英国人,”比拉尔望着他。“别忘掉这一个。”

“我什么都没忘掉。”他说。”你的嗓子不小,”他对比拉尔说。“我听到你刚才在吼。大声对上面的玛丽亚说吧,我很好。““我们在锯木厂牺牲了两个。”比拉尔说,想使他明白过来。“我看到了。”罗伯特-乔丹说。“你干了蠹事吗?”“去你妈的,英国人,”比拉尔说。“费尔南多和埃拉迪奥都是好汉舸。”

“你为什么不上去看那些马儿?”罗伯特‘乔丹说。“我在这儿掩护比你强。”

“你要去掩护巴勃罗嘛。”“巴勃罗见鬼去吧。让他用大粪去掩护自己吧。”“不,英国人。他回心转意了。他在下面打得很猛。’你没听见吗?他现在正在打,打坏家伙。你没听见吗?”

“我掩护他。可你们全是混账。你和巴勃罗全是。”“英国人,”比拉尔说。“你平静些。在炸桥的事上,我一直比谁都更支持你。巴勃罗千了对不起你的事,可是他回来了。”“如果我有引爆器的话,老头子是不会死的。我本来可以在这儿引爆。”

“老是如果,如果一”比拉尔说。

当他在卧倒的地方抬起头,看到安塞尔莫死了的时候,他心里充满了随着炸桥之后的松弛而来的愤怒、空虚和憎恨,这时这些感情仍然贯串着他全身。他心里还有一股失望情绪,这是从悲痛心情而来的,军人们为了能继续心安理得地当军人,往往把这分悲痛转变成为憎恨。如今大功告成了,他感到寂寞、孤单而消沉,他憎恨他所见到的每个人。

“却果当初不下雪的话一”比拉尔说。这时,他不是突然地象肉体上的解脱那样(比如说,如果这个女人用臂膀搂着他》,而是慢慢地从头脑里接受这个现实,并让憎恨发泄出来。是啊,这场雪。就是雪闯下的祸。雪,就是雪使别人遭了殃。你曾一度看到它象以往那样地伤害人,你曾一度把自已置之度外,在战争中总是不得不把自己置之度外。在战争中不可能有自己,在战争中只能把自己遗忘。这时,在这种忘我之中,他听到比拉尔说。”“‘聋子’一”“什么?”他说。“‘鸯予’-,

“说得对,”罗伯特-乔丹说。他对她露齿一笑,一个失常、生硬、脸部肌肉绷紧的笑容。“别提它啦。我错了。对不起,大娘。我们大家来好好地一起干吧。你说得好,桥炸掉了。”“不错。你得设身处地替他们想想。”‘“那我现在到奥古斯丁那儿去。叫吉普赛人守在远远的下坡,好让他看得清公路上段的动静。把这几支枪给普里米蒂伏,你拿这支机抢我来教你。”

“机枪你自己留着吧,”比拉尔说。“我们随时会离幵这里的,巴勃罗现在该来了,我们就要撤离了。”

“拉斐尔,”罗伯特-乔丹说,“跟我一起到这儿来。这儿,好,你看到从涵洞里出来的人吗?那边,在卡车的上方。朝卡车雎来的人,看到暍?给我打掉一个“坐下。别着慌。”

吉普赛人仔细瞄准,打了“枪,当他猛的拉因枪栓,排出掸壳时,罗伯特-乔丹说,“髙了。你打中了上面的岩石。见到飞起的碎石呜?要低些,低两英尺。现在仔细瞄准了。他们在跑。好。继续射击。”

“打中一个了。”吉普赛人说。那人倒在涵洞和卡车之间的半路上。另外两个没有停下来把他拉起来。他们向涵洞奔去,钻了进去。

“别朝人打枪。”罗伯特-乔丹说。“朝卡车前轮胎上部打。这样,即使打不中,也会打在引擎上。好。”他用望远镜望着。“打得低一点儿。好。你的枪法很准。棒极啦棒极啦给我打散热器的上部-只要在散热器上,哪儿都行你是第一流的枪手。瞧,别让谁通过那儿。懞吗。”

“瞧我把卡车上的挡风玻璃打碎,”吉螫赛人快活地说。“不。车子已经开不动啦。”罗伯特‘乔丹说。“等公路上有什么车辆开来再打枪。等它开到涵洞对面才开始打枪。想法打中司机。这也是你们大家的目标。”他对和普里米蒂伏一起下山坡的比拉尔说。“你这儿的位置很妙瞧那峭壁掩护了你侧面,有多好?”

“跟奥古斯丁一起去干你自己的事吧,”比拉尔说,“别发表演讲啦。我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

“叫普里米蒂伏再过去一些,守在那儿上面,”罗伯特-乔丹说。“那儿。懂吗,伙计?山坡的这一边。”

“别管我了,”比拉尔说,“你走吧,英国人你和你的面面俱到,这儿没问娌。”

正在这时,他们听到了飞机声。

玛丽亚踉那几匹马一起待了好久,可是它们并不能使她感到宽慰她也不錐使马感到窠慰。她在树林里待着的地方望不到公路,也望不到桥。以前,马匹圈在营地下面的树秫里时,她常常哏点东西给那匹白脸茱色大种马吃,使它很听话,因此在枪声初起的时候,她就用手臂搂着它的脖子。但这时她神经紧张,使这匹马也紧张起来,它听到了枪响和炸弹声,猛的把头一晃,鼻孔张大了。玛丽亚没法镇静下来,她来回走动着,轻轻拍着马儿,安抚着它们,结果使它们反而更紧张、更激动。

她试图设想正在进行的射击并不可怕,这不过是巴勃罗和新来的那些人在下面,比拉尔和其他人在上面开的枪,自己不用担心,也不必惊慌失措,必须相信罗伯托。伹是她做不到这点,于是桥上方和桥下方的枪声,象远方的暴风雨般从远处山口传来的战斗声,中间夹杂着一阵阵干巴巴的砰砰声和时起时伏的炸弹爆炸声,就可怕得使她差一点喘不过气来。

过了一会,她听到下面远远的山坡上传来比拉尔的大嗓门,朝她骂了“通粗话,她听不淸什么,就想,唉,天主啊,不能这样,不能这样。他正在危急关头,不要这样骂他呀。不要得罪任何人,不要冒无谓的险。别惹人恼火呀。

接着她迅速而不知不觉地为罗伯托祷告起来,躭象她在学校里那样,尽量快地念祷文,用左手手指记着数,反复地把那两段祷文念了好几十遍。接着那座桥爆炸了,有匹马一听到这轰隆一声,就竖起身体,脑袋猛地一扭,啦的挣断了嫿绳,一涠烟地跑进树林。玛丽亚好不容易抓住它牵回来-它浑身发抖,胸脯被汗水弄得发了黑,马鞍搭拉着。她从树林里回来的时候,听到下面在打枪,就想,我再也受不了啦。我不明真相,再也活不下去啦。我喘不过气来,嘴里干得要命。我害怕,我一无办法,我把马儿吓了,只因为这一匹在树上把鞍子撞了下来,脚钩住了马镫,才侥幸地被我抓住了,现在要我上鞍,天主啊,叫我怎么办?

我受不了啦。我一心一意只求他平安无事,我的整个身心全在桥上。共和国是回事,而我们必须打胜仗又是一回事。但是,亲爱的圣母啊,只要您使他从桥上平安归来,您叫我干什么都行。因为我的心不在这儿。我根本不独立存在。我的心只跟他在一起。求求您为了我保佑他,这样我才能存在,今后我才能为您效劳,而他是不会在乎的。这样做也并不违反共和国。啊,请宽恕我,我心乱如麻。现在我的心太烦乱了,但是如果您保佑他,什么好事我都干。他怎么吩咐,您怎么吩咐,我都照办。有了您们两位,我什么都做。可现在这样不明真相,我受不了。

接着她缚好马儿,上了马鞍,展平马毯,收紧肚带,这时她听到下面树林里传来声如洪钟的叫声。”“玛丽亚!玛丽亚!你的英国人平安无事。你听到吗?平安无事。平安无事”

玛丽亚双手捧住马鞍,把短发的头紧貼在上面,哭了。她听到那声如洪钟的嗓子又喊了一声,从马鞍上转过头来,哽咽着喊道:“听到了谢谢你!”接着又哽咽着说谢谢你1多谢多谢”

一听到飞机声,大家都拾起头来,只见飞机银光闪闪地在高空中从塞哥维亚的方向飞来,隆隆声盖过了所有其他的声响。“这些飞机,比拉尔说。“雪上加霜,又来了这些飞机1”罗伯特“乔丹望着飞机,伸出一条手臂挽着她的肩膀。”不,大娘。”他说。“这些飞机不是来炸我们的。它们没时间来对付我们。你平静些。”

“我恨这些飞机。”

“我也恨。可现在我得到奥古斯丁那儿去了。”他穿过山坡上的松林,绕着圉子走,这时飞机的隆隆声响个不停,而在破桥对面的公路上,公路拐弯处那一带晌着一挺重机枪断断续续的砰砰声。

罗伯特-乔丹来到下面奥古斯丁身边,他正伏在一丛小松树后,面前架着自动步枪,这时飞机始终不断地飞来。

“下面情况怎么样?”奥古斯丁说。“巴勃罗在千什么?难道他不知道桥已经炸掉了?”“也许他没法脱身。”“那我们撤走吧,让他见鬼去。”

“他有办法的话,现在该来了,”罗伯特‘乔丹说。“我们现在该见到他了。”

“我没听到他的动静,”奥古斯丁说。“有五分钟没听到了。不。在那儿!听他在那儿。正是他。”

这时爆发了那支骑兵用的自动步枪啪啪啪的射击声,接着又是一阵,再是一阵。

“正是那个杂种,”罗伯特-乔丹说办他望望更多的飞机在那蔚蓝无云的髙空中飞来,遒望奥古斯丁仰望飞机的脸。接者他低头望那破桥,望着对面那段仍然空无一人的公路。他咳了一声,唾了一口,傾听着那重机枪在公路拐弯处的下面又砰砰地响了。听起来枪声仍在原来的地方“这是什么枪声?”奥古斯丁问。“这悬什么莫名其妙的枪声?”

“我还没炸桥’这抢声就一直在咱,罗伯特-乔丹说。他这时俯视着那座桥,看见流水穿过被炸毁的桥的缺口,那儿桥的中段已沉落下去,弯弯的象条钢围裙。他听到飞过去的第一批飞机开始在山口上空投弹,而更多的飞机还在飞来。飞机的马达声响彻髙空,他抬头望到一架一,“点大的驱逐机高高地在其他飞机的上空盘旋。

“我看前天早晨那些飞机没有越过火线,”普里米蒂伏说。“它们准是向西拐去了就飞回来的。要是他们见到了这些飞机,就不会发动进攻了。”

“这些飞机大多数是新的,”罗佑特,乔丹说一他有一种感觉,情况开始是正常的,尔后却带来了不少巨大的、大得不相称的特大反应。就象你扔了块石子,激起了一片涟漪,这涟漪象浪潮般咆哮着,排山倒海似地反冲回来。或者就象你大喊一声,引来阵阵雷鸣般的回声,震耳欲聋。或者就象你打了一个人,他倒下去了,而你只见漤山遒野的其他的人全副武装地站起来了。他高兴的是并不和戈尔兹一起在上面的山口。

他伏在奥古斯丁身边,望着飞机飞过,留神倾听身后有没有响起枪声,注视着面前的公路,他知道路上会出现一些动静,但不知道会是什么,这时他仍然为自已没在桥边被炸死而感到惊讶。他原来深信必然会被炸死,所以现在这一切显得不真实了。他对自己说,别神思恍惚啦。摆脱这种想法。今天要干的亊情很多很多。然而这想法还是缠住了他,因此他清楚地感到这一切如同梦境。

“你吸进的硝烟太多了,”他对自己说。伹是他知道原因不在这儿。他确实感到,在这绝对的现实环境中一切是那么不真实。他俯视那座桥,接着回过头来望望躺在公路上的那个哨兵,望望安塞尔莫躺着的地方,望望霏在山坡上的费尔南多,再回头顺着这平坦的掲色公路望去,直望到那辆开不动的卡车,可是一切仍然显得不真实。

“你还是马上甩掉这套吧。”他对自己说。“你象只斗鸡场上的公鸡,谁也不知道你受了伤,外面也看不出,伹是伤势已使它快死了。“

“别扯淡啦,”他对自己说。“一句话,你有点儿头脑发晕,一句话,完成了任务,你松劲了。宽心些吧。”

这时奥古斯丁一把抓住他的臂膀,指点着,于是他向河谷对面望去,看到了巴勃罗。

他们看到他绕过公路拐角奔过来。他们看到他在那块把公路下段遮住的陡峭的山岩旁站住了,靠在石壁上向身后的公路方向打枪。罗伯特,乔丹看到矮胖粗壮的巴勃罗,帽子丢了,靠在石壁上打着那支骑兵用的自动步抢,他看到一个个铜弹壳喷泉似地跳出来,在阳光照耀下闪着亮。他们看到巴勃罗蹲下来又打了一梭子。接着这个罗圈腿的矮个子头也不回地拔脚飞跑,低着头向桥直奔而来。

罗伯特-乔丹把奥古斯丁推到一边,把这支大自动步枪的枪托抵住肩头,瞄着公路的拐角。他自己的手提机枪搁在左手边。距离那样远,用它是打不大准的。

巴勃罗一路向他们奔来,罗伯特‘乔丹瞄准着公路的拐角,但是没有动静。巴勃罗跑到桥头,回头望了一下,向桥瞥了一眼,就向左拐弯,朝下跑进河谷,消失了。罗伯特-乔丹仍然注视着那拐角,但还是一无动静。奥古斯丁爬起身,一膝跪着,他看得到巴勃罗象山羊艇爬下河谷。他们见到巴勃罗以来,下面一直没有枪声。

“你着到上面有动静吗?上面的山岩上。”罗伯特-乔丹问。农没有。”

罗伯特,乔丹注视着公路拐角。他知道,那堵石壁睫得谁也没法爬上来,伹再下面地势较平坦,可以迂回爬上来。

如果刚才“切显得不真实的话,这时突然变得够真实的了。这就象反光照相机的镜头突然对准了焦距。就在这时,他看到一辆低矮的坦克的扁车头和撅出了一挺机关枪的绿、灰、棕三色斑斑驳驳的炮塔在拐角处出现在明亮的太阳光下。他朝它打枪,听见子弹当当当地直射在钢板上。这辆小型轻便坦克慌忙缩回到石壁后面。罗伯特‘乔丹密切注视着那拐角,只见车头又露出来了,接着是炮塔的边缘,这炮塔转过来,枪口指向公路。“看样子真象老鼠出洞,”奥古斯丁说,“瞧,英国人“这坦克手没有多大信心,”罗伯特-乔丹说。“巴勃罗打的原来是这只大甲虫,”奥古斯丁说。“再軔它打枪,英国人。”

“不。我伤不了它。可不想让它发现我们的位置。”坦克开始向公路的一头射击。子弹打在略面上,吱吱地反弹开去,乒乒乓乓地打在铁桥上。这就是那挺他们过去听到在下面开火的机关枪。

“王八蛋!”奥古斯丁说。“这就是那些了不起的坦克吗,英国人?”

“这是小型的。”

“王八蛋。要是有个装满汽油的小瓶,我就爬过去放火烧掉它。这家伙打算干什么,英国人?”

“等会儿他会再把坦克探出头来张望的。”“叫人害怕的就是这些家伙啊。”奥古斯丁说。“瞧,英国人1他在打那些死掉的哨兵。”

“因为他没有别的目标可打,”罗伯特,乔丹说。“别怪他。”但是他在想。”当然啦,要取笑他。然而,假使你自己回到了本国,人家用炮火把你拦阻在大路上。跟着桥给炸了。你难道不会以为前面埋着地雷或设着埋伏吗?你当然会这样想。这坦克手干得满不错,他在等待援军开上来。他正在和敌人交锋。实在只不过是我们这几个人罢了。但是他哪里知道啊。瞧这小杂、种。小坦克在拐角上慢慢露出一点儿头来。芷在这时,奥古斯丁看到巴勃罗用双手双膝从河谷边爬上来,胡子拉碴的脸上淌着汗。“婊子养的来了,”他说。“谁?”“巴勃罗。”

罗伯特-乔丹一望,看见了巴勃罗,接着就朝坦克上涂着伪装色的炮塔射击,瞄准了那机枪上方的一道隙缝。小坦克呼呼地慌忙缩回去,又消失了踪影。罗伯特-乔丹提起自动步枪,啪的把三脚架折起,貼在枪筒上,不管枪口还是很烫,就背上肩头。枪口烫得厉害,灼着他的肩头,他用手托起枪托,使劲把枪口指向后方。

“把那袋子弹盘和我那挺小机枪拿了"他大声说。“跑着跟”

罗伯特-乔丹穿过树林向山上奔去。奥古斯丁紧跟在后面,再后面跟着巴勃罗。

“比拉尔!”罗伯特-乔丹朝山坡那边叫喊。“来軻,大娘1”他们三人尽快地爬上陡削的山坡。他们没法奔跑,因为坡度太陡。巴勃罗只背着一支骑兵用的手提机枪,没有其他东西,紧紧赶上了他们俩。

“你那一伙人呢?”奥古斯丁嘴里发千,问巴勃罗。“全死了。”巴勃罗说。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奥古斯丁转过头来望着他。

“我们现在有不少马啦,英国人。”巴勃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好。”罗伯特-乔丹说。他想,你这杀人成性的杂种。“你碰上什么了?”

“什么都碰上了,”巴勃罗说。他大口大口地嗤着气。“比拉尔怎么样?”

“她失去了费尔南多和那两兄弟中的一个一”“埃拉迪奥。”奥古斯丁说‘“你呐?”巴勃罗问。“我失掉了安塞尔莫。”

“马很多了。”巴勃罗说。“连耿行李也够了,“奥古斯丁咬咬嘴唇,望着罗伯待。乔丹,摇摇头。他们听到那坦克在被树林遮住的下面公路上又在向路面和桥扫射了。

罗伯特、乔丹把头猛的一甩。”那是怎么回事?”他对巴劫罗说。他不愿意望巴勃罗,或闻到他的气息,但他要听他的回答。

“那辆坦克来了,我脱不开身。”巴勃罗说。“我们在下面那哨所的拐角上被挡住了去路。后来坦克回去补给什么了,我就来啦,

“你在拐角上开枪打谁?”奥古斯丁单刀直入地问。巴勃罗望着他,露齿要笑,想想不行,结果没说什么。“你把他们全枪杀了?”奥古斯丁问。罗伯特-乔丹在想,你别开口。这不关你的事。你所指望的事,他们全干成了,而且述不止如此。这是帮派之争。别用道德观点来判断。对一个凶手,你能指望什么呢?你正在和一个凶手合作啊。你别开口。你本来就对他够了解的。这又不是新鲜事儿。可是这杂种多卑鄙,他想。这杂件多卑鄢、狠毒嗨。

他的胸脯由于爬了山而正在作痛,奔跑之后仿佛赛裂幵似的,这时他看到了前面树林里的马群。

“说呀,”奥古斯丁在说。“你干吗不说你毙了他们,“闭嘴,”巴勃罗说。“今天我大打了一场,干得不赖。问英国人好啦。”

“那么现在把我们带出去吧,”罗伯特-乔丹说。“因为这个主意是你想出来的。”

“我有一个很好的主意,”巴勃罗说只消有一点儿运气,我们就能脱险了。”

他开始呼吸得较正常了。

“你不打算杀我们中间的人吧。”奥古斯丁说。“因为我现在要杀你了。”

“闭嘴,”巴勃罗说。“我必须顾到你的利益和我们这一伙的利益。这是打仗啊。人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王八蛋,”奥古斯丁说。“你捞到了全部的好处。”“告诉我,你在下面碰上些什么了。”罗伯特-乔丹对巴勃罗

“什么都碰上了。”巴勃罗重复说。他还是气喘得胸脯象要袈开似的,伹这时能从容地说话了,他脸上和头上在淌汗,肩膀和胸膛全湿透了。他小心翼翼地望着罗伯特-乔丹,想知进他是不是真的怀着善衆,接着他露齿笑笑。“什么都碰上了。”他又说。“我们先占领了哨所。接着来了个庫托兵。接着又来了—个。接着是辆救护车。接着是辆卡车。接着是那辆坦克“就在你炸桥之前。”

“接着一” 。”

“坦克伤不了我们,可它封锁了公路,我们找法脱身。后来坦克开走了,我就来了。”

“那么你那伙人呢?”奥古斯丁插嘴说,还在找碴儿。“闭嘴,”巴勃罗直瞪瞪地望着他,看他脸上的神气,好象一个不等出现不利情况就出色地完成战斗任务的人的神情。“他们不是我们一伙的嘛。”

这时他们看到系在树干上的那些马儿,阳光透过松树的枝丫投射在它们身上,它们甩着头,踢着脚,驱赶马蝎。罗伯特-乔丹看到了玛丽亚,接着就紧紧地、紧紧地抱着她,自动步枪靠在身旁,枪口抵着他的肋骨,听玛丽亚在说,“你啊,罗伯托。你啊“是明,兔子。我的好兔子。我们现在走吧。”“你真的在我身边吗?”“对,对。真的。你啊!”

他决没有想到,在打仗的时候能体会到有个女人在身边;也没想到你身体的任何部分竟能体会到这一点,并对它作出皮应;也没想到如果有个女人的话,她的乳房竟是小小的、圆圆的,隔着一层衬衣紧貼着你;也没想到它们,那对乳房,会理解他们俩是在战火中。可这是真的,他就想。”好,很好。我原来不会相信这个的。他使劲抱了她一下,伹并不对她看,就在她身上他从没拍过的地方拍了一下,说,“上马。上马。跨上马鞍,漂亮的姑娘,“他们解着马籩绳。罗伯特-乔丹已把自动步枪交还给奥古斯丁,把自己的手提机枪挎在背上,这时掏出衣袋里的手櫥弹,装进马褡子里。他拿一只空背包塞在另一只里,“起缚在他的马鞍后面。接着比拉尔来了,她爬坡累得喘不过气来,话都说不出,只做着手势。

接着巴勃罗把他手里的三裉缚马脚的绳索塞在一只马裕子里,直起腰来说。”怎么样,太太?”她只是点点头,大家就都上马了。

上一篇: 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在线阅读 第四十三章 --返回目录:丧钟为谁而鸣 -- 下一篇: 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在线阅读 第四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