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在线阅读 第三十九章 (海明威)

丧钟为谁而鸣 - 海明威 最新章节 第九阅读网欢迎您!本站域名:"d9read.net",很好记哦!www.d9read.net 第九小说阅读网
强烈推荐: 罗亭 无名的裘德 质数的孤独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第二十二条军规 好兵帅克 邦斯舅舅 梦的解析 草叶集 战争论 全球通史 物种起源 沉默的羔羊 洛丽塔 十日谈 天路历程 套中人 静静的顿河 茶花女 双城记 悲惨世界 百年孤独 圣经 红与黑 君主论 偷影子的人 少年维特的烦恼 时间简史 饥饿游戏 苏菲的世界 了不起的盖茨比 巴黎圣母院 呼啸山庄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心灵鸡汤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 雾都孤儿 廊桥遗梦 昆虫记 简·爱 基督山伯爵 丧钟为谁而鸣 堂吉诃德 牛虻 最后一个莫希干人

 当罗伯特,乔丹睡觉的时候,当他计划炸桥的时候,当他和玛丽亚在一起的时侯,安德烈斯进展很谩。他以一个体格强壮、熟悉地形的乡下人在黑夜里赶路的速度,越过田野,穿过法西斯防线,最后来到共和国的防线。不过,一旦进入了共和国防线,进程就很慢了。

从情理上说,他只要出示罗伯特’乔丹给他的盖有军蓽情报部公章的通行证和盖有同样公章的急件,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向目的地进发就行了。,是他一开头在前线就遇上了那个连长,此人象只猫头鹰般对‘整个使命疑虑重重。

他跟随连长来到他所屑的营部,营长听了他谈到的使命后热情满怀。他在革命前是个理发师。这位名叫戈麦斯的营长骂连长蠢,拍拍安德烈斯的背,请他喝了一杯次货白兰地,还告诉他说,他以前做过理发师,一直想当游击队员。他接着叫酲了他的副官,把营的工作交给他,并派勤务兵去叫醒他的摩托车司机,把他带来。戈麦斯不是要摩托车司机送安德烈斯到旅部,而是决定亲自带他到那儿去赶。决了结这桩事,于是在那两边栽苷两行大树、布满炮弹窟窿的山路上,安德烈斯抓紧了前面的座垫,他们一路顛簸着,轰隆隆地前进,摩托车的前灯照亮了刷白的树身,显出革命开始后第一个夏季在这里沿路作战时树身上被弹片和子弹刮掉白粉和炸裂树皮的地方。他们拐进一个被炸坏屋顶的山区疗养院,旅部就设在那儿。戈麦斯象个赛车运动员一般刹住了庠托车,把车子停靠在墙边,有个瞌睡的门岗对他一个立正。戈麦斯把他推开,走进一个大房间,房里四壁张挂着大地图,有个十分瞌睡的军官坐在写字台旁,戴着一只绿色的护目鸭舌帽,台上有盏台灯、两架电话和一份《工人世界报这位军官抬头望望戈麦斯说,“你到这儿来有什么事?你从没听说过有电话这东西吗,“我必须见中校,”戈麦斯说,

“他在睡觉,”军官说。“我在一英里外就见到你亮着车灯在路上幵来。你想把炮弹招来吗?”

“去叫中校吧,”戈麦斯说。“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我对你说,他在睡觉。”军官说。“是什么土匪跟你在一起啊?”他朝安德烈斯点点头。

“他是火线那边来的游击队员,带来一份给戈尔兹将军的极端重要的急件;戈尔兹将军指挥黎明时在纳瓦塞拉达那边发动的进攻,”戈麦斯激动而焦急地说。“看天主份上,把中校叫醒吧。”

军官用罩着绿色赛璐珞帽舌的眼睑松垂的眼睛望着他。“你们全疯了,”他说。“什么戈尔兹将军,什么进攻,我都不知道。带这个运动员因你营部去。”

“叫醍中校,我说,”戈麦斯说,安德烈斯见到他的嘴箱得紧紧的。”

“滚你妈的蛋,”军官懒洋洋地对他说,转过头去。戈麦斯从枪套里拔出他那沉重的九毫米口径的星牌手枪,猛的抵在军官肩上叫醒他,你这个法西斯杂种。”他说。“叫醒他,否则我要你的命,

“冷珍一点,军官说。“你们这些剃头的全是动不动就发火。”

安德烈斯在台灯光中见到戈麦斯恨得脸变了样,伹是他所说的只是。”叫醒他,“

“勤务兵,”军官用轻蔑的声音喊道,一个小兵来到门口,敬了个礼,就走出去了。“他的未婚妻跟他在一起,”军官说着又看起报来。“他准会乐意见你的。”-

“妨碍人们努力打赢这场战争的就是象你这种家伙,”戈麦斯对这个参谋说。

军官不答理他。他接着一边读报,一边仿佛在自言自语。”这份刊物好不古怪”

“那你为什么不看《辩论报1》呢?那才是你们的报纸戈麦斯对他说,指的是革命前在马德里出版的天主敎保守党的机关报。“

“别忘了我是你的上级军官,我给你打个报告是有分量的,”军官头也不抬地说。“我从来不看《辩论报》。别血口喷人。”

“不。你看的是《阿贝赛报。”)。”戈麦斯说。“军队里还是多的是你这样的职业军人,真是腐败不堪。但是情况不会总是这样的,我们夹在无知的和冷眼寿观的这两种人中间。但是我们要轶胄前一种人,消灭后一种人。”

“你该用‘洧洗’这个词儿,”军官说,仍然没抬头。“这上面报道说,你的了不起的俄国人又被清洗了许多。在当今这个时代,他们清洗得比泻盐还凶。“

①贝赛报为西班牙一大报,创刊于一九。四年,采取保守的保良派观点

“不论什么词,”戈麦斯激烈地说。”不论用什么词,只要把你这号人肃清就行。”

“肃清,”军官傲慢而仿佛自言自语地说。“又是一个没有西班牙语味道的新名词儿。”

“那么用'枪錄戈麦斯说。“这是西班牙词儿。你懂吗?”“懂,老兄,可是别那么大声嚷嚷。在这旅参谋部睡觉的,除了中校还有别人哪。你的热情叫我厌烦。就为了这个原因,我总是自己刮脸。我一向讨厌和理发师谈话。“

戈麦斯望望安德烈斯,摇摇头。他眼睛里闪着由于愤恨而激起的泪光,但是他摇摇头,没说什么,同时咽下所有的眼泪,留到将来的某一时刻。在这一年半里,他晋升为那一山区的营长,他咽下了多少眼泪轲。这时,穿着陲衣睡裤的中校来到屋里,他马上立正敬礼。

米兰达中校是个脸色灰白的矮子,一生都在军界,他在摩洛哥得宵病的时侯,失去了在马德里的妻子的爱情。他发现没法和妻子离婚(要恢复他的消化机能却不成问题、才参加了共和党,以中校身分参加了内战。他只有一个抱负,就是战争结束时保持同样的军衔。他守卫山区干得很出色,他希望留在那里,每当山区遭受攻击时加以保卫。大概是由于被迫缩减肉食的原因,他在战争中觉得健康多了,他储存了大量小苏打,晚上喝威士忌;他的二十三岁的情妇怀孕了,就象所有那些从去年七月开始当女民兵的其他姑娘一样。他这时来到房间里,点点头回答戈麦斯的敬礼,并伸出手来。

“戈麦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他问,接着对写字台边的军官,他的作战科长说,“请给我支烟,佩贝。”

戈麦斯给他看安箱烈斯的证件和急件中校对通行证倏的看了一眼,就望奢安德烈斯,点点头,微微一笑,然后如饥似渴地看急件。他摸摸印鉴,用食指检验一下,然后把通行证和急件一起交还安徳烈斯。

“山里生活很艰苦吗?”他问令“不,我的中校。”安德烈斯说。"他们告诉你最可能在什么地方找到戈尔兹将军吗?”“纳瓦塞拉达,我的中校,”安德烈斯说。“英国人说这地方在火线后,靠近纳瓦塞拉达的西南面。”“什么英国人?”中校静静地问道。“跟我们在一起的英国人,是个爆破手。”中校点点头。这恰恰又是这次战争中出人意外的无法解释的罕见现象。“跟我们在一起的英国人,是个爆破手。”

“戈麦斯,你还是用庠托车把他送去吧,”中校说。“给他们开一张到戈尔兹将军参谋部去的可靠的通行证,我来签字,”他对那戴着绿色赛璐珞护目帽的军官说。“用打字机打,佩贝。这是他的详细情況,”他示意安德烈斯把通行证拿出来。“盖上两个章。”他转身对戈麦斯。“你今晚霈要喝些烈酒。这是理所当然的。人们在计划发动进攻的时候,必须多加小心。我要给你些我调配的烈酒。”他接着十分亲切地对安德烈斯说,“想来些什么,吃的,还是喝的,“”

“不要,我的中校。”安德烈斯说。“我不饿。在最后一个队部,他们给我喝了法国白兰地,再喝要叫我头晕了。”

“你一路过来的时候,见到我的防线对面有什么军事活动吗?”中校客气地问安德烈斯。

“老样子,我的中校。很平静。很平静。,

“大约三个月前,我不是在塞尔赛迪利亚见过你喝?”中校

“是,我的中校。”

“我原是这么想的,”中校拍拍他的肩膀。“那时您跟安塞尔莫老头在一起。他好吗?”

“他好,我的中校,”安德烈斯对他说。“好。这使我艮高兴,”中校说。那军官给他看打好的证件,他看了一遍,签了名。“你们现在必须马上就走,”他对戈麦斯和安德烈斯说。“开车要注意,”他对戈麦斯说。“要把车灯打亮。单独一辆摩托车不会引起什么麻烦,可你们必须多加小心“代我向戈尔兹将军同志问好。在佩格林诺斯战役后我们碰过头。”他和他们两人都握了手。“把证件扣在衬衣里面。”他说,“摩托车上风很大。”

他们走后,他走到食柜边拿出酒杯酒瓶,斟了些威士忌,从一把靠墙放在地上的瓦壶里掺了一点水在酒里。接着,他举杯慢悝地啜饮,面对挂在垴上的大地图,研究在纳瓦塞拉达以北有可能发动进攻的地点,"幸亏由戈尔兹去对付,不是我,”他临X对坐在书桌边的军官说,军官没回话,中校的目光离开了地图,来望军官,只见他脑袋伏在手臂上,已睡着了,中校走到桌边,把两架电话推近在“起,在那军官脑袋两旁各放一架,紧挨着他的脑袋。他接着走到食柜边,又斟了些威士忌,在里面掺了水,再回到地图面前

戈麦斯叉开双臂驾者摩托车,安德烈斯紧抓住座位,低头顶着风,庫托车噗噗噗地行驶在乡间大路上,车灯劈开了黑夜,前面的路面在路边两排黑黑的高大的白杨树中显得很分明,在大路朝下穿过小河河床边的迷雾时显得模模糊糊,呈现出柔和的晕黄色,等到路面升高时,又越来越分明了前面出现了交叉路,车灯照亮了从山上幵下来的一行灰暗的空卡车。

上一篇: 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在线阅读 第三十八章 --返回目录:丧钟为谁而鸣 -- 下一篇: 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在线阅读 第四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