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明威小说《丧钟为谁而鸣》原文 第二十八章 (海明威)

丧钟为谁而鸣 - 海明威 最新章节 第九阅读网欢迎您!本站域名:"d9read.net",很好记哦!www.d9read.net 第九小说阅读网
强烈推荐: 罗亭 无名的裘德 质数的孤独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第二十二条军规 好兵帅克 邦斯舅舅 梦的解析 草叶集 战争论 全球通史 物种起源 沉默的羔羊 洛丽塔 十日谈 天路历程 套中人 静静的顿河 茶花女 双城记 悲惨世界 百年孤独 圣经 红与黑 君主论 偷影子的人 少年维特的烦恼 时间简史 饥饿游戏 苏菲的世界 了不起的盖茨比 巴黎圣母院 呼啸山庄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心灵鸡汤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 雾都孤儿 廊桥遗梦 昆虫记 简·爱 基督山伯爵 丧钟为谁而鸣 堂吉诃德 牛虻 最后一个莫希干人

 安塞尔莫在黑暗中咧嘴笑了。一小时以前,他没法设掇自已竟能再笑。他想。”这个费尔南多真叫人敬佩。

“对,”他对费尔南多说。“我们一定要教训他们。我们一定要夺走他们的飞机、自动武器、坦克、大炮,教训他们该怎样尊重人,“””一点不错。”费尔南多说。“我髙兴你有同样的想法。”安塞尔莫一直下坡朝山洞走去,撇下他独自站在那儿感到义愤填膺。

安塞尔莫发现罗伯特-乔丹在山洞里和巴勃罗面对面坐在板桌旁。他们斟满了一缸酒,放在中间,各自面前放着杯滴。罗伯特-乔丹拿出了笔记本,握着一枝铅笔。比拉尔和玛丽亚在山洞后部,安塞尔莫看不见她们。他没法知道那女人让玛丽亚待在后边是为了不让她听到谈话。他觉得比拉尔不在桌边倒是怪事。

安塞尔莫从挂在洞口的毯子外钻进来的时候,罗伯特‘乔丹抬头望了一跟。巴勃罗直瞪着臬子。他的眼光集中在酒缸上,但是视而不见。

“我从山上来,”安塞尔莫对罗伯特,乔丹说。“巴勃罗告诉我们了,”罗伯特,乔丹说,“山上有六个死人,敌人把脑袋都砍掉了。”安塞尔莫说。”我摸黑到那儿去过,“

罗伯特“乔丹点点头。巴勃罗坐在那儿望着酒缸,一句话也没有。他脸上毫无表情,猪样的小眼睛望着酒缸,仿佛他以前从没看到过似的。

“坐下吧。”罗伯特-乔丹对安塞尔莫说。老头儿在桌边一只兼着生皮的凳子上坐下,罗伯特-乔丹伸手到桌子下面取出“聋子”送的那瓶威士忌。瓶里约摸有半瓶酒。罗伯特奍丹伸手在臬上傘了一只杯于,斟了些威士忌,把它放在桌上,推向安塞尔莫。“喝了吧,老头子,”他说。

安塞尔莫喝酒的时候,巴勃罗的目光从酒缸上移到他脸上,接着又回过来望着酒缸。

安塞尔莫喝下威士忌,感到鼻子、眼睛和嘴里都火辣辣的,接着胃里也觉得畅快、舒适而暖和了。他用手背抹抹嘴。他然后望着罗伯特,乔丹说。”我可以再来一杯吗?”“千吗不可以?”罗伯特‘乔丹说着又从瓶里斟了一杯,这次是递过去,不是推给他。

这次喝下去没有火辣辣的感觉了,伹加倍的暖和而舒适。他精神一振,就象“个大出血的人给注射了一次盐水针。老头儿又朝酒瓶望望。

“剩下的明天喝了。”罗伯特‘乔丹说公路上有什么情况,老头子?”

“情况不少,”安塞尔莫说-“我照你的吩咐,都记下了。我找了一个人现在在替我守望、做记录。过后我去向她要情报。

“你见到反坦克炮吗?有榇皮轮胎和长炮筒的家伙?,“见到,”安塞尔莫说。“路上开过四辆卡车。每辆上有一门这种炮,上面的炮简由松枝遮着。卡车上每门炮有六个人。”“你说有四门炮?”罗伯特-乔丹问他。四门。”安塞尔莫说。他没看记录。“跟我谈谈路上还有什么情况?

安塞尔莫把他所看到的公路上的调动情况全吿诉罗伯特-乔丹,罗伯特-乔丹作着记录。他以不识字不会写的人所特有的那种惊人的记忆力从头说起,讲得井井有条。他讲的时候,巴勃罗两次伸手从缸里添酒,

“还有‘队到拉格兰哈去的骑兵,他们是从‘聋子’作战的髙地上来的。”安塞尔莫继续说。

他接着讲了他见到的受伤的人数和架在马鞍上的死者的人数。

“有一捆叫我弄不懂的东西横架在一个马鞍上。”他说,“现在我知道了,是脑袋。”他不停地接着说。”那是一个骑兵中队。他们只剩了一个军官。他不是今天—早你守在机枪边见到的那个。死掉的人里面准有他。从袖章上看来,死掉的有两个是军官。他们被捆在马鞍上,脸面朝下,手臂下垂着。敌人还把‘聋子’的自动步枪系在耿脑袋的马鞍上。枪筒弯了。就是这些。”他最后说。

“够了,”罗伯特“乔丹说,用杯子在酒缸里舀酒。“除了你之外,越过火线到共和国那边去过的还有谁。"安德烈斯和埃拉迪奥。”

“这两个人,嘟个好些?”“安德烈斯。”

“他从这儿到纳瓦塞拉达去,要多少时间?”“不背包裹,小心留神,运气好,要三个小时。因为带着情报,我们挑一条路线比较长、比较安全的路走。”“他准能到达目的地吗,“”“不知道,哪有什么说得准的事情1”“你也没准?’"是啊。”

就这样决定吧,罗伯特,乔丹心想。如果他说准能到达目的地,我当然会派他去。

“安德烈斯能象你一样到那儿。”“跟我一样,或许更有把握。他年青。”“可是情报非送到那儿不可。”

“要是不出事故,他能到得了那儿。出了事故,谁也没办法。”

“我写份急件派他送去,罗伯特,乔丹说。”我来跟他讲,到什么地方去找将军。他在师参谋部。”

“师明什么的,他是弄不明白的,”安塞尔莫说。”这种事情老是弄得我也稀里糊涂。得告诉他将军叫什么名字,在什么地方能找到他。”

“可正是在师参谋部能找到他呀。”“师参谋部可是个地方?”

“当然是个地方,老头子,”罗伯特,乔丹细心地解释。“不过这是由将军自己挑选的地方。他把作战司令部设在那儿。”“那么这个地方在哪儿呢?”安塞尔莫感到疲乏,疲乏使他脑筋迟钝,“。而且,象旅呀、师呀、军呀这种字眼,也叫他摸不着头脑。起先只有纵队,后来有团了,后来有旅了。现在是既有旅又有师了。他弄不懂。地方就是地方嘛。

“慢慢地来,老头子,”罗伯特-乔丹说。他知道,如果他没法使安塞尔莫明白,也就根本没法向安德烈斯交待清楚。‘师参谋部是由将军挑选来作为指挥所的地方。他指挥一个师;一个师等于两个旅。我不知道那地方在哪几,因为选择地点的时候我不在场。很可能是个山洞,或者地下掩蔽部,有电话线通到那儿。安德烈斯得去打听将军和师参谋部在什么地方。他得把这份情报交给将军或者师参谋长,或者交给另外一个人,他的名字我会写在上面的。即使他们外出视察进攻的准备工作了,肯定有一个人留守在那儿。你现在明白,“?”“明白了。”

“那么去叫安德烈斯来吧。我马上就写,用这个公章封印。”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圆形的木柄小橡皮图章给他看,上面有三个字母,还有一个不比五角硬币大多少的铁壳圆形小印台。“这个公章他们一定会重视的。现在去叫安镩烈斯来,让我跟他交待。他得马上就走,但荽先弄慊。”

“我僅他也会懂。可你非交待得清清楚楚不可。参谋部啦,师啦,这些名堂,我是莫名其妙的。我去的地方总是象房子之类有确切地点的。纳瓦塞拉达的指挥所是在一家老客栈里。瓜达拉马的指挥所是一幢带花园的房子。”

“这个将军的指挥所,”罗伯特‘乔丹说。”该在靠火线很近的某处地方。为了防飞机,会是设在地下的。安德烈斯知道了要打听什么,一问就找得到。他只要拿出我写的东西就行了。现在去叫他来,因为马上要送去。”

安塞尔莫低头从挂着的毯子下面钻出去了。罗伯特-乔丹开始在他的笔记本上写着。

“听着,英国人,”巴勃罗说,仍然耵着那只酒缸,“我在写哪。”罗伯特,乔丹说,没有抬头。“听着,英国人,”巴勃罗直接朝着酒缸说。"这件事你不用灰心丧气没有了‘聋子、我们还有很多人,能攻下哨所,把你的桥炸掉。”

“好,”罗伯特,乔丹一边说,一边不停地写。“很多人,”巴勃罗说。“今天我很佩服你的果断,英国人,”巴勃罗对宥酒缸说。“我看你很有两下子,你比我机灵。我信得过你。”

罗伯特。乔丹正在集中注意力给戈尔兹写报告,试图用最简洁的字句,但仍要写得完全令人信脤,要写得使对方把这次进攻完全取消,但又要使他们相信,他之所以主张取消这次进攻,并非由于害怕在执行他自己的使命时可能遇到危险,而只是希望他们了解所有的情况。巴勃穸的活,他几乎一句也没有听清,

“英国人。”巴勃罗说。

“我在写哪。”罗伯特‘乔丹对他说,没有抬头,他想,也许我应该分送两份。然而要这祥做,又必须炸桥的话,我们炸桥的人就不够了。关于发动这次进攻的原因,我知道些什么呢?也许这只是一次牵制性攻势。也许他们是想吸引其他地方的军队。也许他们这么干是为了吸引北方的飞机。也许就是为了这个吧他们也许并不指望这次进攻获得成功。我知道些什么呢?这是我给戈尔兹的拫告。我要等到进攻开始才炸桥。我接到的命令是清楚的。要是取消这次进攻,我就什么也不炸。伹是我必须在这儿保持万一必须执行那个命令时所需要的人手。

“你说什么?”他问巴勃罗,

“我有信心了,英国人。”巴勃罗仍然对着酒缸说。“伙计啊,罗伯特-乔丹想,但愿我有儐心啊,他继续写着。

上一篇: 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小说 第二十七章 --返回目录:丧钟为谁而鸣 -- 下一篇: 海明威小说《丧钟为谁而鸣》在线阅读 第二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