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在线阅读 第二十四章 (海明威)

丧钟为谁而鸣 - 海明威 最新章节 第九阅读网欢迎您!本站域名:"d9read.net",很好记哦!www.d9read.net 第九小说阅读网
强烈推荐: 罗亭 无名的裘德 质数的孤独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第二十二条军规 好兵帅克 邦斯舅舅 梦的解析 草叶集 战争论 全球通史 物种起源 沉默的羔羊 洛丽塔 十日谈 天路历程 套中人 静静的顿河 茶花女 双城记 悲惨世界 百年孤独 圣经 红与黑 君主论 偷影子的人 少年维特的烦恼 时间简史 饥饿游戏 苏菲的世界 了不起的盖茨比 巴黎圣母院 呼啸山庄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心灵鸡汤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 雾都孤儿 廊桥遗梦 昆虫记 简·爱 基督山伯爵 丧钟为谁而鸣 堂吉诃德 牛虻 最后一个莫希干人

 罗伯特-乔丹把手放在嘴上,继续倾听。这声音又来了,低弱而模糊,遥远而单调。但这一回不会听错了。正是自动步枪射击时的一连串清脆的哒哒声,就象在远得几乎听不到的地方成串成串地在放小爆竹,罗伯特’乔丹抬眼看着苷里米蒂伏。普里米蒂伏正伸长了脖子,脸朝着他们,用手拢着耳朵倾听。罗伯特“乔丹探望时,普里米蒂伏朝那边地形最髙的山峦指着。“‘聋子’那边开火了,”罗伯特-乔丹说。“那我们去支援他们吧,”奥古斯丁说。“把人集合起来。我们走吧。”

“不行。”罗伯特‘乔丹说。“我们待在这儿。”

罗伯特、乔丹仰望着这时坫在监视岗上握着步枪指点着的普里米蒂伏。他点点头,但普里米蒂伏仍旧指着,把手搁在耳朵后面,接着又一股劲地指着,好象没法叫人家明白他的意思似的。

“你守住这挺枪,在确确实实肯定敌人进来之前,千万别开枪。即使开枪,也要等他们到了那树丛的时候,”罗伯特-乔丹指着。“你明白吗?”“明白。伹是一”

“别但是。我待会再跟你讲。现在我到普里米蒂伏那儿去。”

安塞尔莫就在他身边,他对老头儿说。”“老头子,跟奥古斯丁一起在这儿守住枪,”他慢镘地、不慌不忙地说,“等骑兵真的进来了,他才可以打枪。要是他们仅仅露鳝面,就别理睬他们,象我们刚才一样。要是他不得不开火的话,你帮他按住三脚架,弹药盘打完了,就递给他满的,352

“好,”老头儿说。“那么拉格兰哈呢?”“以后再说。”

罗伯特‘乔丹往山上爬去,绕过灰色的岩石,攀住岩石往上爬时发现岩石是潮的。阳光把上面的雪迅速地晒化了。岩石顶面开始干燥。他一边爬山,一边望望对面的田野,看到了松林、一长片空地和远方高山前的斜坡。他接着在两块岩石后的空地里,站在普里米蒂伏身边,这个褐脸的矮小汉子对他说,“他们在攻打‘聋子’。我们怎么办?““没办法。”罗伯特-乔丹说。

他在这里清楚地听到枪声,他向田野望去,只见遥远的山谷那边,地势又陡起的地方,有一队骑兵从树林里穿出来,在积雪的山坡上朝着枪昀处向上爬。他看到雪地里黑黝黝的两行人马,象一个长方形,斜着向山上强行攀登。他望着这两行人马登上山脊,穿进更远处的树林。

“我们一定要支援他们,”普里米蒂伏说,他的音调干巴而平板办

“不可能。”罗伯特-乔丹对他说。“打早晨起我就料郅这个了。”

“什么道理,“

“他们昨夜去谕马-雪停了,人家跟着脚迹追琮到那里。”“我们可“定要支援他们,”普里米蒂伏说。“我们不餌眼看着他们不管。他们是我们的同志哪,“

罗伯特-乔丹伸手放在这个汉子的肩上。“我们无能为力,”他说。“有办法的话,我会支援他们。”“上面有条山路通到那儿。我们可以带上两挺枪,骑马走那条路就是下面那挺和你那挺。我们可以这样支援他灼。”

“你听一”罗伯特-乔丹说。“我在听的就是字个呢,”普里米蒂伏说。枪声一阵接一阵地传来。接着,他们听到自动步枪清臃的连发声中响起了竽榴弹沆闷的爆炸声,

“他们完了。”罗伯特。乔丹说。“雪不下,他们就完了。”我们去的话,也要完。我们现有的力量不能分散。”

普里米蒂伏的下巴、嘴的四周和脖子上全是灰色的胡子茬。脸的其余部分全是褐色的,长着断典梁的塌鼻子和深陷的灰眼睛。罗伯特-乔丹望着他,只见他那长濂胡子茬的嘴角和脖子上的筋在抽搐。

“你听这枪声。”他极。“在屠杀啦。”“如果他们把那凹地包围了,就会屠杀,罗伯特”乔丹说。“可能有人逃得出来。”

“我们可以绕到他们背后去向他们开火。”普里米蒂伏说。“我们四个醣马去。”

“去了又怎么样?等你从背后向他们开火之后,又能怎么样?”

“我们跟‘聋子’并肩作战。”“到那儿去送命?瞧太阳,白天还长着呢。”长空无云,阳光照在背上很热。他们下面那片空地的南坡已露出大块大块的泥土,松树上雪已全化了,淌到了地上。他们下面被融雪沾湿的岩石,这时在炎热的阳光下微微冒着热气。“你必须忍住。”罗伯特‘乔丹说。“这类事情在战争中经常有。”

“我们难道一点办法也没有?真这样吗?”普里米蒂伏望着他。罗伯特-乔丹明白他信任自己“你不能派我和另外一个人带这支小机枪去。”

“这是没用的,”罗伯特,乔丹说。

他自以为看到了他在寻觅的东西,但那不过是一只苍鹰迎风而下,接着,朝上飞到最远的那一排松树上空去了“我们一起去也没用,”他说。

正在这时,枪声更加激烈了,枪声中夹杂着手榷弹的沆闷的爆炸声申

“哼,操他们的。”普里米蒂伏噙着眼泪,双颊抽动,十分真诚地辱骂着。“噢,天主和圣母舸’操他们奶奶的。”

“你平静一些,”罗伯特“乔丹说。“要不了多久,你也栗向他们开火啦。那女人来了。”

比拉尔踩着沉重的步子,从岩石间向他们爬上来。风传来阵阵枪声,普里米蒂伏不断地骂着。”搡他们的,天主和圣母啊搡他们的。”罗伯特‘乔丹爬下去扶比拉尔上来。

“怎么啦,大娘,”当她费力地登上最后一块岩石时,他搵住了她两只手腕,把她拉了上来,招呼她说。

“你的望远镜。”她说着把望远镜的带子从脖子上脱下来“原来‘聋子’遇上啦, 、

“是啊。”

“真可怜,”她怜惜地说。“可怜的‘聋子’。“她一路爬得气喘吁吁,把罗伯特-乔丹的手握在自己手里,紧紧握住,眺望着田野的那边。"估计打得怎么样?”“糟。很糟。”“他遭殃啦?““我看是这样吧。”

“真可怜。”她说。“肯定是偷了马引起的?”“可能是吧。”

“真可怜。”比拉尔说,接着又说,“骑兵来的那糟糕事儿,拉斐尔当小说一样原原本本告诉了我。来的是些什么人?”“一支巡逻队和一个骑兵中队的一部分。”“他们到了什么地方?”

罗伯特,乔丹指指巡逻队停过的地方,还指给她看隐蔽枪的地方。从他们站着的地方望去,只能望到奥古斯丁的一只靴子露出在伪装的掩护后面。

“吉普赛人竟然说他们带队的马儿的身子差一点碰到了机枪口上。”比拉尔说。“这种人哪1你的望远镜给忘在山洞里了。”“东西全收拾好了?”

“能带的都收拾好了。有巴勃罗的消息吗?“

“骑兵队来前四十分钟,他就走了。他们跟着他的踪迹去的。”

比拉尔朝他露齿笑了。她一直握着他的手,这时才放幵。“他们永远找不到他。”她说。“现在来谈‘聋子’的问娌。我们有什么办法吗?”“没办法。”

“真可怜。”她说。“我很喜欢‘聋子、你肯定,他遭殃了吗, ’

“是啊。我看到很多骑兵。”“比这里的还多?”“还有一整队在上山。”

“听枪声,”比拉尔说。“真可怜,可怜的'聋子’,“他们倾听着枪声。

“普里米蒂伏要到那边去,”罗伯特-乔丹说。“你疯了吗?”比拉尔籾那个扁脸汉子说。“我们这儿竟然制造出这种疯子来了?”“我想支援他们。”

“什么话!”比拉尔说,“又是个不切实际的人。你去了也没用,即使不去,在这儿也快死了,你难道不信?”

罗伯特、乔丹望着她,望着她那深褐色的脸、印第安人般的高颧骨、分得很开的黑眼睛、嘲笑的嘴和带有怨意的厚上唇。

“你必须做得象个男子汉,”她对普里米蒂伏说。“象个成熟的男子汉。瞧你,一脸灰胡子什么的。”

“别取笑我,”普里米蒂伏阴沉地说。“一个人只要有一点心肠和一点头脑一”

“他就该僅得克制,”比拉尔说。“不一会儿,你就要跟我们一起死去啦。不要银外人起去找死啦。说到你的头脑,吉普赛人的头脑可比谁都强軻。他跟我讲的事真象本小说。”

“你要是亲眼见了,就不会把它说成是小说了,”普里米蒂伏说。“刚才情况够严重的。”

“哪里的话!”比拉尔说。“无非是来了几个骑兵,又走了。你们都自以为是英雄。我们闲的时间实在太长了,遇到一点小事就大惊小怪。”

“难道‘鸯子’目前的情况不严重?”普里米蒂伏轻蔑地说。每次风声里送来了枪声,他总显得十分难受,他希望要就去战斗,要就让比拉尔走幵,别打扰他。

“即使全饶上去叉怎么样?”比拉尔说。“发生的事倌已经发生了。人家碰到了不幸,你可不能把卵子都急坏了。”

“你自己去玩吧,普里米蒂伏说“有些女人又蠹又狠,真叫人受不了。“

“自己玩也是为了支援和帮助那些不够格的男人嘛,”比拉尔说。“要是没有什么可看的,我要走了。”

正在这时,罗伯特-乔丹听到头顶上髙空中的飞机声。他仰起了头,看见髙空中的那架飞机,似乎就是早上看到的那架侦察机。它这时正从前线飞回来,朝着“聋子”在那儿受到围攻的髙地飞去。

“带来卮运的凶鸟,”比拉尔说。“它看得到那边的情况吗?”“当然看得到,”罗伯特-乔丹说。“要是他们跟睛不瞎的话。”

他们注视着高空的飞机在阳光中银光闪闪,稳稳当当它从左边飞来,两个蜒旋桨转成两面光亮的圆盘儿。‘“卧倒,”罗伯特,乔丹说。

飞机这时飞到了头顶上空,影子掠过林间空地,轰响声达到了最凶险可惊的程度。飞机一掠而过,朝山谷那头飞去。他们望着它不慌不忙地一直飞去,最后看不见了,伹接着马上打了个朝下的大圈子又飞回来,在髙地上空转了两圈,最后朝塞寄维亚方向飞去,看不见了,

罗伯特-乔丹望着比拉尔。她的前额渗着汗,她摇摇头。她一直用牙齿咬着下唇。

“每个人都有克星,”她说,“我就怕飞机。”“你没有被我的恐惧传染上吧?”普里米蒂伏讥嘲地说。“不。”她把手按在他肩上。“你没有恐惧可传染的。这我知道,原谅我跟你玩笑开得过分了。我们都是难兄难弟。”她接着对罗伯特‘乔丹说,“我把吃的和酒就送上山来。还要些什么吧?“

“现在不要。其佘的人在嘛儿?”

“你的后备军原封不动地都在下面,和马匹在一起。”她霈齿笑着。“东西都收起来了,要带走的都已准备好。玛丽亚和你的器材在一起,“

“万一飞机,来,叫她待在山洞里。”“是,我的英’国老爷,”比拉尔说。“我派的吉普赛人(我把他交给你了)去采蘑菇了,打算煮兔肉。现在有很多蘑菇,我看还是把兔子就吃了,虽说最好还是明后天吃。”

“我看吃掉最好。”罗伯特’乔丹说。比拉尔把她的大手放在他挂着手提机枪皮带的肩膀上,接着举起手来,用手指弄乱他的头发。“好一个英国人。”比拉尔说。“等煮好了,我叫玛丽亚端来。”

远处离地上的枪声差不多消失了,只偶尔还有一两声,“你看结束了吗?”比拉尔问。

“没有,”罗伯特-乔丹说。“从我们听到的抢声来看,他们发动了进攻,被打退了。现在依我看,进攻的敌人已经把他们包围了。敌人隐蔽了起来,在等飞机,“

比拉尔对普里米蒂伏说,“你呀,明白我不是有意奚落你了

“我巳经明白了。”普里米蒂伏说。“你讲过更难听的话,我都忍受了。你这张嘴太刻薄了,可要当心啊,大娘。‘聋子’是我的好同志。”

“难道不是我的好同志?”比拉尔问他。“听着,扁脸。打仗的-时候,别说什么难受高兴的啦。不算‘聋子’的烦恼,我们自己的已经够多啦。”

苷里米蒂伏仍然郁郁不乐,

“你得吃药了,”比拉尔对他说。“我现在去准备吃的。”

“你把那个保皇派骑兵的证明文件带来没有?”罗伯特-乔丹问她。

“我真蠹,”她说。“我忘了。我叫玛丽亚送来。”

上一篇: 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在线阅读 第二十三章 --返回目录:丧钟为谁而鸣 -- 下一篇: 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在线阅读 第二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