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

年老体弱的罗马皇帝,为何被军队残忍杀害

作者:米奥来源:第九资讯 2020-10-25 01:09:21 我要评论

奥勒略大帝不幸殒命后,元老院与军队的和解是令人惊奇的。军队请元老院为他们任命一位新君主的祈求,似乎让人们在三世纪危机中察觉到他们在兽性背后的一...

 奥勒略大帝不幸殒命后,元老院与军队的和解是令人惊奇的。军队请元老院为他们任命一位新君主的祈求,似乎让人们在三世纪危机中察觉到他们在兽性背后的一丝温情。但是,习惯纵容自己脾性的军队,还能回到过去的安定和秩序中去吗?

一、塔西陀身份的尴尬

奥勒略大帝一生戎马,为罗马帝国在危机中力挽狂澜。在他去世之前,罗马全境的版图重回苇帕芗时代:北有高卢,西据伊比利亚,东临小亚,南达埃及。按照时人的眼光来看,罗马帝国的神祇终于站了出来,派出一位“神子”带领他们恢复了古代的荣耀。但这位“神子”却在其最为光辉的年岁里被刺而亡,罗马社会于是再次弥漫起悲观、沮丧的情绪来。

罗马军团跟随奥勒略大帝征战四方

奥勒略去世之后,军队竟奇迹般地服膺于这位皇帝的荣耀,没有人趁乱称帝或割据为王!不仅如此,军队内部还冷静地处置了谋害皇帝的叛党,并修书给元老院,请求元老为帝国推举一位合格的新皇。可以说罗马危机时代导致军人乱政的主要原因并不能单单怪罪于军队的贪婪成性。其中另一部分因素,也是统治者“毫无个人魅力”所致。

元老院最终权衡利弊,推举出一位贵族出身的老者塔西陀继承罗马帝位。而这位长者,并不是军功出身,此前也与军队没有任何瓜葛。如此不智慧地推举这么一个新皇,怎能让他在部队中服众呢?

对军队充满畏惧的元老院早已失去独立推举皇帝的权力

二、塔西陀对奥勒略东征“遗产”的继承

奥勒略虽死于东征波斯的路上,但帝国的战略仍旧要由继任者继承。塔西陀要做的首先是负责安抚奥勒略先前雇佣的西徐亚牧民。当奥勒略准备远征波斯时,曾经同阿兰人(西徐亚人的一支)达成协定,许诺了他们在取得胜利后可以分得一部分战利品和赏金,因此牧民们答应了皇帝共同东侵的邀请。

可是,在奥勒略因故去世后,帝国曾出现了元老院和军队相互谦让的“空位期”,时间长达8个月。在这8个月内,帝国境内实际上没有最高决策者,各个地方都只能按照既定的程序去走,并不敢私自向外做出许诺。游牧民族的政治组织很简单,他们曾经很信任罗马人和他们东征的约定。可是,罗马并没有及时给予他们回复,这引起了阿兰人的强烈不满。

阿兰人认为,罗马人的背信弃义是对他们的欺骗。部落间的交往特别重视诚信,双方有约定一同分享战利品,这相当于承认了共同“卖命”的友情和分享财富的契约。感情和契约是西方文明中最为重要的两大基础,在罗马帝国时代同蛮族人的关系中就可以看出端倪。

同罗马协商无果,这些牧民斗胆入侵了罗马帝国东部的本都、卡帕多西亚、西里西亚等行省,都取得了不小的成果。阿兰人甚至还控制了博斯普鲁斯海峡沿岸的城市和乡村,这里是罗马通往东方的海上要道。阿兰人对帝国疆土的蹂躏激起了罗马士兵的强烈不满,他们统统要求塔西陀能够批准他们前去收拾这群“毫无耐心”的阿兰人。

作为一名毫无军事经验的老者,塔氏一再拒绝了士兵们的要求。他根本不懂,士兵们的焦急不仅仅是为了保家卫国,对金钱和战利品的渴望才是点燃士兵们血性和贪婪本能的火种。塔西陀首先劝解入侵帝国境内的蛮族,并许诺他们若愿意撤回费希斯河,就同意给这些人以原先约定报酬的等价物作为交换。

阿兰人是高兴了,但罗马士兵却被激怒了。他们不明白,塔西陀之所以“爱惜羽毛”,是为了应对波斯即将带给国家的更大伤害。士兵们哪里懂得珍惜性命?他们眼睁睁看着皇帝将帝国财富拱手让与敌人,更是气不打一出来。于是,士兵们终于再次爆发了争吵。

嗜血成性:将战争当作敛财手段的罗马士兵

塔西陀虽然年迈,但仍旧陪伴着军队去往边境。前线士兵中一些人独立出来,自称“维护统一派”,他们对待皇帝的态度愈发恶劣,但塔西陀仍想用他那长者的包容赢得士兵的回转。可是适得其反,士兵们因塔西陀温和的性情而更加看不起他。这样一来,军队谋害篡逆的事情还会远吗?

三、塔西陀被害与佛罗里努斯继位

“不可太过信任士兵们偶发的好感,因为他们的常态是暴躁的和易怒的。”

这是吉本在其著作中为我们留下的一段话,目的是证明罗马士兵当时的堕落与反复无常。

塔西陀的死确实跟军队有关系,但史书上却把这段历史暧昧地抹去了。据说,塔西陀认为军队士兵太过放肆,最终在前线与一众将领翻脸。他训斥士兵们不服法纪,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因此加强了对违抗命令者的处刑,并临时罢免了几位军长。

与亲兵起了争执的塔西陀

这个时候,部队们可能已经开始酝酿着谋害皇帝的计划,如同一个世纪前那样。公元276年4月12日,塔西陀在卡帕多西亚因公去世。这位思维僵硬的老皇帝终于难逃厄运,登上帝位未过半年,便被禁卫军“处刑”。

不谙世事的塔西陀最终遇害

塔西陀逝世后,他的胞弟佛罗里努斯立马依靠着西部军区的士兵称帝。在接到兄长死讯的当天,这位无情的弟弟就立马披上紫袍,表现出一副与君王毫不相类的放肆态度。佛罗里努斯迅速联合了高卢地区和北非西部的军团,以壮大自己的力量。但元老院却对这种无限近似于“篡逆”的自称皇帝的行为表现出强烈的不满。过分焦急的佛罗里努斯,果真能够平稳坐上皇位吗?

文史君说

王位的异常更替,让罗马皇位世袭的观念逐渐失去了正统性。皇帝被刺之后,从其亲属或近亲中选出继任者本是常态,但佛罗里努斯却以这种毫无章法的形式自宣为帝,这就成了违背“礼法”的大忌。既然佛氏有兵团相助,又有塔西陀近亲这一背景,本不应当焦急自我宣布称帝的。但他却心急如焚地作出如此违逆帝国规矩的蠢事,也许是他的愚蠢注定了他命不该当皇帝吧!

参考文献

张晓校:《罗马军队与帝国边患》,《史学月刊》2009年第4期。

爱德华·吉本:《罗马帝国衰亡史》,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

(作者:浩然文史·瓷国垃圾堆)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完颜宗望怎么死的 他的死是纵

    完颜宗望怎么死的 他的死是纵

  • 老兵回忆参加抗美援朝说今生

    老兵回忆参加抗美援朝说今生

  • 曹爽和司马懿之争简介 跟随司

    曹爽和司马懿之争简介 跟随司

  • 蜀亡后张飞后代结局无人敢动

    蜀亡后张飞后代结局无人敢动